当前位置:唐诗宋词 » 爱国诗句 » 子夜读《元曲三百首》有感|跨越近千年,却见字如面。独爱元曲这份深刻的简单!隐逸的闲快活!


子夜读《元曲三百首》有感|跨越近千年,却见字如面。独爱元曲这份深刻的简单!隐逸的闲快活!

唐诗三百首 2020-02-08 00:23:14

  

  

  

  

  

  

  

  

  小时在父亲的棍棒下囫囵吞枣的熟背《唐诗三百首》;成年后因倾慕东坡先生和易安居士的才情而偏爱宋词;对元曲的认知不过是停留在马致远的“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和张养浩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等曲子罢了。

  

  近日闲适聊赖,翻书架竟见《元曲三百首》,起兴每天读上几曲,越发觉得有味,越发觉得自己孤陋未早识元曲之美!

  

  

  

  

  

  元曲与唐诗宋词有较大区别,唐诗宋词对韵律、对仗、字数定格极为考究,且格多为矜持大雅。而元曲是来自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曲调,填曲时也较为自由,一般在字数定格外可加衬字,并多使用口语,通俗、活泼,可以是文人雅士抚琴弄筝低唱浅吟;可以是风流浪子在酒馆烟柳之地肆意高歌;可以是茶楼的二八少女轻启朱唇,婉转轻唱;甚至在幽深的小巷之中也能听到小商小贩自得其乐地哼唱……我依着随性的曲风,凭着感觉放声吟唱了几曲,仿佛不自觉间就生岀了几分古雅风韵来。

  

  

  今采撷书中的数曲与大家共赏。这几曲不论是意境、韵律还是遣词都是曲中精品,简单极朴,却能勾触人内心深藏的情感,引发千般感慨、万斛闲愁!

  

  

  (双调)落梅风 作者:马致远

  

  

  人初静,月正明。纱窗外玉梅斜映。梅花笑人偏弄影,月沉时一般孤另。

  

  

  

  

  

  夜深了,已闻不见人声,四周俱寂,如水的月光倾泻在纱窗上,可是我为何辗转难眠?起身临窗,眼前玉梅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夜风中梅枝舞动、弄影成双,此时的梅花好似嘲笑我的形单影支,而我却反饥道:等到月落时梅影消失,你也会如我一般孤零。

  

  

  这妙趣横生的曲子把深闺情描绘的细腻温婉,不禁让我想起易安居士的《南歌子》:“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都是这般的月夜,都是带着无边的愁绪,都是闺中人儿的难眠反侧,一个因梅思生怨,一个泪落至腮边,同是万般愁绪才上眉头,却上心头。不同时空下千苦难变的女儿心事都是如此的惹人怜惜!

  

  

  (南吕)干荷叶 作者:刘秉忠

  

  

  

  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

  

  

  

  

  

  了了数笔,就勾勒出了一幅清冷的深秋萧瑟水墨画。干黄的荷叶、被摘走莲蓬的老柄、满天的冷霜和寂寞流躺的寒江,那份深秋的凄冷透过文字直彻心扉。

  

  

  这首曲更让我忆起深秋清华园寂寞的荷塘。在北京求学时,周未我常独自去清华园里发呆。春夏的园子,荷叶田田、荷花聘婷,观着如云,来来回回的嘈杂与热闹让园子少了本有的清味。我更喜深秋的园子,尽管少了明艳,却多了份难得的安静;找一处石头临风而座,看池边落木萧萧,听枝头寒雅数点,闻干荷枯香,这份寂寞的隐逸之感应是我此生所往!

  

  

  

  (南吕)闲适 作者:关汉卿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岀一个鸡,我岀一个鹅,闲快活!

  

  

  

  

  

  不在意酒的好坏,不在意盛酒的瓦盆是否粗糙,我们吟诗唱和,开怀畅饮,欢歌笑语都是发是肺腑,没有世俗的心机和猜忌。大家你岀一只鸡,他岀一只鹅,凑在一起就是一餐美味佳肴,这种生活才是真正的快活啊!此曲就用几近白话的表达,呈现了充满山野乐趣的场面,活脱脱一幅乐融融的世外桃源图。

  

  

  元朝读书人大都消极避世,追求隐士生活,原因在于朝廷取消了科举制度,广大的读书人失去了参与政事的机会,再加上朝廷对汉人知识分子的歧视,使他们穷困潦倒。为了谋求生计,他们中的很多人混迹风月之所以编剧作曲为生,关汉卿便是这些人当的佼佼者,他所著的《窦娥冤》流传至今。还有一些读书人干脆到山野中过上樵夫和钓叟的隐士生活,他们以陶渊明和严光为榜样,学“竹林七贤”之雅,纵情山野而不问世事。推及我个人,也许因我生长在农村,对土地和山野有着长到根里的眷恋,再加上父亲寡淡性子的基因,我的人生终极归宿便是希望享受“他岀一个鸡,我岀一个鹅”这般山野间的闲快活!

  

  

  (仙吕)后庭花 作者:赵孟頫

  

  

  清溪一叶舟,芙蓉两岸秋。采菱谁家女,歌声起暮鸥。乱云愁,满头风雨,戴荷叶归去休。

  

  

  

  

  初秋日暮,清溪的荷花有些凋落,但莲蓬盈盈预示着秋天的收获。在藕花深处停驻着一叶兰舟,采菱女边采菱边唱着曲,清亮的歌声把休憩在清溪上的鸥鹭惊起。此时天边秋云积厚成雨,采菱女赶紧起舟上岸,顺便采一枝荷叶戴在头上,挡住满头的风雨归去。

  

  这首曲的意境和遣词的风格,如同作者赵孟頫本人的山水画,清新隽永,意境旷远,不由让人联想到三位大家的作品。曲子前两句“清溪一叶舟,芙蓉两岸秋”,脑海里便浮现岀韦应物写清溪日暮的“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的诗句。读到“歌声起暮鸥”马上想到易安居士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到曲末,“乱云愁,满头风雨,戴荷叶归去休”又有东坡先生“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气度。曲子动静相间,层层转折,传递着强烈的现场感,让人见字如身临其境!

  

  

  

  

  书中更是妙句甚多!一句“天,湖外影;湖,天上景”:只见天边映岀了湖的影子,湖中是天上的星月云影,简单几字就将月夜西湖水天交融的浩浩美景呈现地淋漓尽致。“云冉冉,草纤纤,谁家隐居山半崦”:云缓缓飞,山上纤纤细草碧绿一片,遥望是谁家的房舍在半山坳里若隐若现?这句子的意境可与诗僧贾岛的“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相媲美!而“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仿佛这声无耐的叹息力透纸背听闻之,令人怆然而泪目…………

  

  当然,元曲的美好与经典绝非小女子拙笔所能概全!感谢这本书将我带进一段别样的历史,让我从曲中领略元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风貌。更感谢这本书让我对自己的终极隐逸归宿有了贴切的文字描述:青苔古木萧萧,苍云秋水迢迢,红叶山斋小小。有谁曾到?探梅人过溪桥。

  

  

  

  

推荐阅读:

贺新郎 邑中园亭,仆皆为赋此词。一日,

暮秋独游曲江

酬刘柴桑,作者或出处:陶渊明

938文章数 0评论数
最近文章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