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 » 爱国诗句 » 唐诗鉴赏《春日忆李白》(杜甫)


唐诗鉴赏《春日忆李白》(杜甫)

唐诗三百首 2020-03-06 08:29:17

  【篇目】

  【作品介绍】

  【注释】

  【译文】

  【作者介绍】

  【赏析一~~赏析五】

  

  【古风泊客一席谈】

  春日忆李白

  【中唐·杜甫·五言律诗】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拼音版:

  bái yěshīwúdí,piāo rán sībùqún。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qīng xīn yǔkāi fǔ,jùn yìbào cān jūn。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wèi běi chūn tiān shù,jiāng dōng rìmùyún。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héshíyīzūn jiǔ,chóng yǔxìlùn wén。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作品介绍]

  《春日忆李白》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作品。此诗抒发了作者对李白的赞誉和怀念之情。全诗感情真挚,文笔直率,怀念之情倾杯而出,诗人在抒发怀念之情的同时,高度评价了李白诗歌的重要地位和突出风格,因而这篇怀友之作,从某种程度上说更是一首诗歌鉴赏之作。其中“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是流传千古的名句。

  [注释]

  ⑴不群:不平凡,高出于同辈。这句说明上句,思不群故诗无敌。

  ⑵庾开府:指庾信。在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司徒、司空),世称庾开府。

  ⑶俊逸:一作“豪迈”。鲍参军:指鲍照。南朝宋时任荆州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

  ⑷渭北:渭水北岸,借指长安(今陕西西安)一带,当时杜甫在此地。

  ⑸江东:指今江苏省南部和浙江省北部一带,当时李白在此地。

  ⑹论文:即论诗。六朝以来,通称诗为文。细论文:一作“话斯文”。

  [译文]

  李白的诗作无人能敌,他那高超的才思也远远地超出一般人。

  李白的诗作既有庾信诗作的清新之气,也有鲍照作品那种俊逸之风。

  如今,我在渭北独对着春日的树木,而你在江东远望那日暮薄云,天各一方,只能遥相思念。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同桌饮酒,再次仔细探讨我们的诗作呢?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举进士不第,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最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宋以后被尊为“诗圣”,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内容深刻。许多优秀作品,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其诗被称为“诗史”。在艺术上,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尤长于律诗;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炼,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有《杜工部集》。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赏析壹

  壹/

  这首诗是唐玄宗天宝五载(746年)或天宝六载(747年)春杜甫居长安时所作。天宝三载(744年),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相遇,二人十分投机,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之后他们一起到宋州,在单父(今山东单县南)以北的汶水上,和诗人高适相逢。后来又一起到大梁城。分手后李白赶往江东,杜甫奔赴长安。到达长安后,杜甫写了好几首怀念李白的诗,这首便是其中之一。

  文学赏析

  杜甫同李白的友谊,首先是从诗歌上结成的。这首怀念李白的五律,主要就是从这方面来落笔的。开头四句,一气贯注,都是对李白诗的热烈赞美。首句称赞他的诗冠绝当代。第二句是对上句的说明,是说他之所以“诗无敌”,就在于他思想情趣,卓异不凡,因而写出的诗,出尘拔俗,无人可比。接着赞美李白的诗像庾信那样清新,像鲍照那样俊逸。庾信、鲍照都是南北朝时的著名诗人。这四句,笔力峻拔,热情洋溢,首联的“也”、“然”两个语助词,既加强了赞美的语气,又加重了“诗无敌”、“思不群”的分量。

  对李白奇伟瑰丽的诗篇,杜甫在题赠或怀念李白的诗中,总是赞扬备至。从此诗坦荡真率的赞语中,也可以见出杜甫对李白的诗作十分钦仰。这不仅表达了他对李白诗的无比喜爱,也体现了他们的诚挚友谊。这四句是因忆其人而忆及其诗,赞诗亦即忆人。但作者并不明说此意,而是通过第三联写离情,自然地加以补明。这样处理,不但简洁,还可避免平铺直叙,而使诗意前后勾联,曲折变化。

  表面看来,第三联两句只是写了作者和李白各自所在之景。“渭北”指杜甫所在的长安一带;“江东”指李白正在漫游的江浙一带地方。“春天树”和“日暮云”都只是平实叙出,未作任何修饰描绘。分开来看,两句都很一般,并没什么奇特之处。然而作者把它们组织在一联之中,却有了一种奇妙的紧密的联系。也就是说,当作者在渭北思念江东的李白之时,也正是李白在江东思念渭北的作者之时;而作者遥望南天,惟见天边的云彩,李白翘首北国,惟见远处的树色,又见出两人的离别之恨,好像“春树”、“暮云”,也带着深重的离情。两句诗,牵连着双方同样的无限情思。回忆在一起时的种种美好时光,悬揣二人分别后的情形和此时的种种情状,这当中有十分丰富的内容。这两句,看似平淡,实则每个字都千锤百炼;语言非常朴素,含蕴却极丰富,是历来传颂的名句。《杜臆》引王慎中语誉为“淡中之工”,极为赞赏。

  

  上面将离情写得极深极浓,这就引出了末联的热切希望:“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欢聚,像过去那样,把酒论诗啊!”把酒论诗,这是作者最难忘怀、最为向往的事,以此作结,正与诗的开头呼应。说“重与”,是说过去曾经如此,这就使眼前不得重晤的怅恨更为悠远,加深了对友人的怀念。用“何时”作诘问语气,把希望早日重聚的愿望表达得更加强烈,使结尾余意不尽,回荡着作者的无限思情。

  清代浦起龙说:“此篇纯于诗学结契上立意。”(《读杜心解》)道出了这首诗在内容和结构上的特点。全诗以赞诗起,以“论文”结,由诗转到人,由人又回到诗,转折过接,极其自然,通篇始终贯穿着一个“忆”字,把对人和对诗的倾慕怀念,结合得水乳交融。以景寓情的手法,更是出神入化,把作者的思念之情,写得深厚无比,情韵绵绵。

  名家点评

  王世贞:五言律,七言歌行,子美神矣,七言律,圣矣。五七言绝,太白神矣,七言歌行,圣矣,五言次之。太白之七言律于美之七言绝,皆变体为之可耳。又曰:十首以前,少陵较难入。百首以后,青莲较易厌。扬之则高华,抑之则沉实,有色有声,有气有骨,有味有态,浓淡浅深,奇正开阖,各极其则,吾不能不服膺少陵。

  王嗣奭《杜臆》:公怀太白,欲与论文也。公与白同行同卧,论文旧矣。然于别后另有悟人。因忆向所与言,犹粗而未精,思重与论之。此公之笃于交谊也。

  胡应麟:才超一代者李也,体兼一代者杜也。李如星悬日揭,照耀太虚。杜若地负海涵,包罗万汇。李唯超出一代,故高华莫并,色相难求。杜唯兼综一代,故利钝杂陈,巨细咸蓄。又曰:李才高气逸而调雄,杜体大思精而格浑。超出唐人而不离唐人者,李也。不尽唐调而兼得唐调者,杜也。

  黄生《杜诗说》:五句寓言己忆彼,六句悬度彼忆己,七八遂明言之。

  杨慎《升庵诗话》:杜工部称庾开府曰“清新”。清者,流丽而不浊滞;新者,创见而不陈腐也。

  周珽《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唐陈彝曰:“飘然思不群”五字,得白之神。

  金圣叹《杜诗解》:“白也”对“飘然”,妙绝,只如戏笔。“白也”字出《檀弓》。

  黄生、程志淳《唐诗摘钞》:两句对起,却一意直下,杜多用此法。怀人诗必见其所在之地,送人诗必见其所往之地,诗中方有实境移不动。一结绾尽一篇之意。

  徐增《而庵说唐诗》:此作前后解,截然分开,其明秀之气,使人爽目。……“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渭北”下装“春天树”,“江东”下装“日暮云”,三字奇丽,不灭天半朱霞也。前后六句赞他者,是诗;与他细论者,也是诗,而此二句忽从两边境界写来,凭空横截,眼中直无人在。

  《唐诗从绳》:此前后二切格。起二句虽对,却一气直下,唯其“思不群”、所以诗“无敌”。又是倒因起法。“清新”似“庾开府”,“俊逸”似“鲍参军”,径作五字,名“硬装句”。对“渭北树”,望“江东云”,头上藏二字,名“藏头句”。五己地,六彼地,怀人诗必其见所在之地,方有卖境。七、八何时重与“尊酒”,相对细酌“论文”,分装成句。

  张谦宜《茧斋诗谈》:“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景化为情,造句三昧也。似不用力,十分沉着。

  乔亿《剑溪说诗》:杜诗“俊逸鲍参军”,“逸”字作奔逸之逸,才托出明远精神,即是太白精神,今人多作闲逸矣。

  清高宗敕编《唐宋诗醇》:颈联遂为怀人粉本,情景双关,一何蕴藉!

  沈德潜《唐诗别裁》:少陵在渭北,太白在江东,写景而离情自见(“渭北”二句下)。

  浦起龙《读杜心解》:此篇纯于诗学结契上立意。方其聚首称诗,如逢庾、鲍,何其快也,一旦春云迢递,“细论”无期,有黯然神伤者矣。四十字一气贯注,神骏无匹。

  杨伦《杜诗镜铨》:蒋云:“细”字对三、四句看,自有微意(“重与”句下)。首句自是阅尽甘苦,上下古今,甘心让一头地语,窃谓古今诗人,举不能出杜之范围,惟太白天才超逸绝尘。杜所不能压倒,故尤心服,往往形之篇什也。

  李调元《雨村诗话》:“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又不似称白诗,亦直公自写照也。

  佚名

  赏析贰

  贰/

  杜甫与李白友谊甚笃,从他们相互赠和中就可以看出,尤以此诗表达得最清楚。

  从起联“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到颔联“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四句,全赞李白,从诗思到诗风,恰如其分。起联是对李白的人和诗的概括,颔联承之,进一步以比拟手法,加以具体说明。杜甫为诗,与其作人一样,从不阿谀奉承。这里,以“诗无敌”三字,对李白在诗坛的地位,全面肯定,一锤定音,是十分不容易的。“无敌”的理由安在,杜甫接着以“飘然思不群”一句回答了这一问题。飘然,是指李白的思想,即通常我们所说的“思维”,旧的说法是“诗思”。诗思为什么是“飘然”,可见杜甫已经认识到思维的跳跃、活泼这一特性,而思维的跳跃和活泼,正是诗的思维方式,或者说“形象思维”方式的特征。李白的诗,浪漫主义气味很浓,又几乎全用形象思维,而且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以及宇宙、自然、天象、神鬼等等,随手拈来,供其驱使,辄成妙句,当然非形象思维莫办,尤其是非具备有跳跃、活泼的形象思维的“诗思”莫办。“诗无敌”、“思不群”的含蕴应在于此。

  庾开府,指庾信(513~581),北周人,字子山,南阳新野人。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因思念南方,其晚年之作,一变原来的绮丽之风,多见沉郁,以《哀江南赋》为最著名。杜甫对庾信晚年作品很佩服,所谓“清新”正指其晚年一扫绮丽之风而言。所谓“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词赋动江关”(杜甫《咏怀古迹》)正是指此。清新,不仅是杜甫对庾信的评价,也是杜甫对李白诗风的赞扬。鲍参军,指鲍照(414~466),南朝宋东海人,字明远。曾作过临海王刘子的前军参军,工诗文,与齐谢朓齐名,世称鲍谢。鲍照诗文赡远遒丽,俊逸多姿。杜甫“赋诗何必多,往往凌鲍谢”(《遣兴·十五》),即是指此。杜甫对于前朝文人,十分崇拜庾信和鲍照,故而以李白和他们相比,是对李白的推崇。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乃用比兴手法,以寄托作者对李白的怀念。其时大约杜甫正居渭北,而李白则浪迹江东。这里,渭北与江东只是二人行踪的一个泛指,不必斤斤考证其具体所指。比如有人迳指江东为“浙江以东,即江苏南部,浙江北部”,就未免太拘泥了,不一定符合当时实际。诗句是说:我在渭北,而你在江东。我看见渭北春天的树,就会想到你也一定对着江东日暮的云而想念着我;反过来也是如此。总之,触景生情,睹物怀人,以景托情,因情见思,缠绵悱恻,感人肺腑,故成名句。

  结联回到思念本题。《杜臆》指出:“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两句中的“细”字,“对三、四句看,自我微意”,这里所说的微意,是说如果能再相对酌,细与论文的时候,杜甫一定要指出:你的诗清新像庾开府,而俊逸之处则有似鲍参军。我们认为,这个理解大体上是正确的。

  佚名

  赏析叁

  叁/

  此诗当为天宝五载(746)杜甫在长安时作。李白于天宝三载被排出长安,东行经洛阳时与杜甫相遇,后在齐鲁同游赋诗,结下深厚友谊,杜甫于次年转回长安,李白亦往游江东。杜甫比李白年少十一岁,此时李白已诗名显著,故杜甫与李白别后,钦慕之情,至为殷切,四载冬即有《冬日怀李白》,五载春复作此诗。前诗旨在表达与李白之友谊及叙写其生活情趣,此诗则集中表示对其诗歌之高度赞赏。

  诗的首联总赞李白诗的卓异所在。次句则进而总赞李诗之精神特点,此五字实深得李诗之妙境。“思”在这里用作名词,读去声,即情思。“飘然”形容李诗之风貌,“思不群”言其情思之表现。李白在天宝五载前诗如《襄阳歌》、《蜀道难》、《行路难》、《乌栖曲》、《将进酒》诸篇,其他如“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皆足当此语。后人在这方面的评述甚多,如皮日休的《刘强枣碑文》云:“吾唐来有业是(按:指诗)者,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读之则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磊磊落落,真非世间语者。”这段较早的评语,甚为精要,足为代表,亦可作“飘然思不群”的注脚。

  次联则具体比喻地赞扬李诗的艺术风貌,其清新似庾信,俊逸如鲍照。庾信在北周仕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其咏画及描写自然景物诸诗,辞藻清新,与李白后来称人而实自道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艺术丰神实相类似。鲍照仕刘宋朝,终于临海王子顼前军参军,其诗精朗雄健,杰出于南朝诗坛,萧子显以传统的保守眼光,诋其“发唱惊挺。操调险急,雕藻淫艳,倾炫心魂”,正是其卓越所在,杜甫从正面目为“俊逸”,二者意实相反相成。在李白诗中,可明显看出鲍照的踪影,尤其在乐府方面。张溥《鲍参军集题辞》云:“诗篇创绝,乐府五言,李、杜之高曾也。”杜甫以鲍拟李,实则他自己承受鲍的影响也很多。这联是杜甫对李诗的品评,是符合李诗某些方面的情况的,应与“飘然思不群”结合着看,乃较全面。后来有人说“少陵于太白,仅比以鲍庚”,至以“细论文”为“讥其才疏”,实为“瞽说”。(见中华书局版《杜诗详注》53页)

  三联则就二人阔别所在之地,从对眼前景物的联想中致其对李白的向慕之情。“渭北”乃杜甫此时所在的长安,本来长安在渭水之南,此“渭北”也可解为渭流的北方地域,其中即包括长安,或杜甫此时适在渭水之北。“江东”在旧日习称中乃指浙江之东会稽(今绍兴市)地区,李白此时正游到的地方。这二句意谓,这时只能在渭北春天的树下,企望着江东方面的云彩,想着好友就在那一片暮云之下,言外流露着“爱而不见”之感。春树暮云,相蔚映发的空阔光丽的自然物象中,融注着诗人无限的深情。

  末联从三联生出,归到与首联相关的意旨上。上联既表达了相思之情,当然希望重逢有时,而且二人友情最相契的在于诗,好友重逢,共举着酒杯,交流对于诗文的心得,多么快意啊!这联绾合友情诗思,结得完密有力。这里“论文”主意在论诗,用“文”字为了协韵,也避免与首句的“诗”相重复。“共论文”应如陶渊明《卜居》诗所云:“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友朋会处之乐,无尚于此。王嗣奭在《杜臆》中说:“公与白同行同卧,论文旧矣,然于别后另有悟入,因忆向与所言,犹粗而未精,思重与论之,此公之笃于交谊也。”可谓深得杜甫旨趣之言。

  本诗为一首辞调工整的五言律诗,发端一联从李诗的大处着眼,赞得词气飘洒,与李白的风度适相称合。次联紧承首联之意,具体展开三联转到友情,尾联双关诗友两方面,总束全篇,情思天矫,游刃于规矩之中,自成佳构。

  佚名

  赏析肆

  肆/

  李白、杜甫,这两颗唐代文学史上最璀璨的明星,以他们的思想与笔力,共同谱写了盛唐文学的辉煌,也结下了千古传诵的友谊。他们对彼此的人品与文笔,都了然于心,形于诗作,自然是无一字不精彩,无一字不到位。

  李杜因相与共论文而相知、相惜,在二人各自的旅程中,不时都怀想起对方。如果说李白的豪放与飘逸尚决定了他对友人并非时时牵挂,更多时候是去挥洒自己“一斗诗百篇”、“天子呼来不上船”的狂放与不羁,那么,沉郁如杜甫,他对李白的怀念则时时郁积于胸,经情感和时间的沉淀后,化作一首首动人的诗作,化作一句句不能改却一字的绝妙言辞。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这是对李白之人、之诗独到精确的评价,是发自内心的赞美。杜甫说,李白的诗作是无人可与匹敌的。而他之所以“诗无敌”,是因为他的诗是卓然不群的,其诗作就像北周庾信那样清新,像刘宋鲍照那样俊逸。其实,从这四句,我们不仅可以读出李白诗作的韵致,更可以想见李白其人的神采。他仿佛正从诗作中走出,一如既往的狂放不羁,潇洒飘逸。两个语气助词“也”、“然”的运用,则让小诗有了灵动的韵致,而不显丝毫呆板。对比南北朝诗人,在赞誉中就有了一种前无古人的味道。

  杜甫如此推崇与热切赞美的友人,此时却和他南北暌违,不能时时相见。时杜甫身在长安,而李白正漫游在江浙一带,“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即是谓此。此时,渭北早已到来的春色,未免撩起了诗人对友人的阵阵思念。同时,诗人也用悬想的笔致揣度对方的行踪,此时此刻,友人大概也正翘首北望,在思念正在怀想他的“我”吧!但我们都只见眼前之景,那满树的春色、天边的云彩,可否为彼此捎去一份问候呢!

  思念之余,则是对未来相聚的期盼,“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六朝时将有韵之文称为“文”,无韵之文称为“笔”,此处“论文”亦即论诗。李杜二人因诗相识相知,因而杜甫深切期待二人重聚把酒论文的温馨一刻。

  佚名

  赏析伍

  伍/

  这真是一首属于春天的诗啊,为什么呢?写的是高而飘,流而利,虽然是杜甫的诗,但是有李白的风范,有春天的风致,为什么这么说呀?先看首联: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起首就是一个判断句,直抒胸臆,而且把李白最重要的优点说出来了,李白为什么诗无敌呀?恰恰就是因为他“飘然思不群”啊,他超凡脱俗他卓尔不群,他仿佛在空中飞,在云中飘,这不正是我们热爱李白的地方吗?

  所以说,“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一句话,李白的定位也有了,李白的特点也有了,写的真是爽利呀,像谁写的呀?像李白自己写的。你看李白写《赠孟浩然》,不就劈头就是一句“我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也是直抒胸臆呀,也是一下子就点到孟浩然的优点呀,所以杜甫这两句诗,可以说是对李白的致敬之作。

  这还不算呢,这句话还有更漂亮的地方,漂亮在哪儿呢?在两个虚词,也和然,这两个虚词其实就形成两个自然的顿挫,仿佛两个加重提示音一样,“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一下子后面的“诗无敌”和“思不群”就显得特别突出。

  那分析完这个句子我们还可以顺便理一理杜甫对李白的评价,杜甫除了说“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之外,还说过什么呀?他还说过“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啊,这可是不能再高的评价了,杜甫一直觉得李白是配得上人间所有的荣誉,也是一直为李白的坎坷打抱不平的呀,他说什么呀?

  他说“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呀,他还说“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甚至到李白犯了政治错误被流放,他也会说,“诗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为了李白他是可以跟全世界为敌的,那诸位杜甫对李白的判断准不准确呀?太准确了,李白绝对是盛唐气象的最佳代言人啊,就像余光中先生说的那样,“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啊!

  可是接下来呢?问题也就来了,咱们中国人讲一个人多厉害,往往习惯性的就拿这个人和古人比,比方说您要是一个历史学家,我想赞美您,就会说您是司马迁再世,其实杜甫也是这么做的。他对李白评价这么高,他觉得李白像谁呀?看颔联就知道了。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他觉得李白就像南北朝时期这两个著名的文学家,庾信和鲍照,因为庾信官至开府仪同三司,所以世称庾开府,鲍照呢,官至前军参军,所以世称鲍参军,那这两个人厉害不厉害呀?

  这两个人确实非常厉害,庾信和鲍照加在一起,其实就代表了魏晋南北朝骈文的最高成就,而且杜甫把清新和俊逸并举,也是对李白非常得体的赞美,要知道李白的诗,本来就是清新和俊逸这两个路子,就是既有流水落花之趣,又有鹰隼飞天之雄啊!

  那既然如此,杜甫拿这两个人来比他,是不是非常非常的知音,是不是深得李白之心?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李白本人并不特别推崇这两位,在整个魏晋南北朝时代,李白本人最推崇谁呀?毫无疑问是谢脁啊,他怎么表达的呀?他说“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他还说什么呀?

  他说“解道澄江静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小谢也罢谢玄晖也罢,都是指谢脁啊,所谓念兹在兹,据后人讲,李白是“一生低首谢宣城”啊,那对庾信和鲍照这两位呢,李白压根就没有提过,这就是问题所在呀,杜甫说李白像庾信像鲍照,李白说我像谢脁啊,这就是严重的自评价和他评价不统一。

  那说到这儿大家可能就不明白了,杜甫明明知道李白崇拜谢脁,为什么还非要拗着说,非要说人李白像庾信和鲍照呢?其实这就是杜甫的认真了,这是杜甫对朋友的真诚啊,要知道李白和杜甫本来是一对诗友,一起纵饮狂歌,当然很好。

  但是呢,杜甫更在乎的还是和李白抵足而眠,畅论诗文啊!此刻虽然两个人是天各一方,没法儿当面锣对面鼓地讨论了,但即使是写诗,杜甫也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写清楚。你觉得你像谢脁吗?我才不那么看呢!觉得你做诗的路子明明和庾信和鲍照是一样的。

  这就是真朋友啊。那正因为太想和李白论诗了,所以杜甫写到这时情不能自已,自然而然的就从论诗转到怀人上去了。那接下来颈联是什么呀?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这句话太漂亮了,堪称这首诗的诗眼。什么意思呢?当时杜甫在关中,也就是诗中所说的渭北,而李白在吴中,也就是是诗中所说的江东。这两个人一个西北一个东南,整整隔了半个中国,杜甫这是在设想啊:李白如果向我这边翘首北望,应该只能望见依依春树吧,而我向着他的方向遥望南天,也只能看见暮云低徊。

  你看这两句话看上去,只是在写景,根本没有人物出现,但是,把渭北和江东这两个地方的典型风景一并列,背后这两个人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而且您再想,杜甫像什么呀?他像不像一颗扎根泥土的大树呀?像呀!那李白像什么呀?像不像一朵飘飘高举的飞云呀?也像呀!

  一句春树暮云,活脱脱这两个人都画出来了。那两个人背后的情分也就不言而喻了。这是什么呀?这就是王国维先生所说的,“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好的诗里头,绝对没有单纯的风景,所有的风景都是情景交融。再读一遍。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这句话写的太清新太自然了,看似毫不费力,实际分量却是力透纸背。所以呢到现在“春树暮云”已经演变成一个成语了,专门用来表达对远方朋友的思念之情。那再接下来到尾联了。既然如此推崇李白又如此思念李白,自然而然地就会引出最后一句的强烈期待了。

  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咱们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呢?再一起把酒临风,细论诗文啊!论什么呢?也许到时候可以论一论,你到底是像谢脁还是像鲍照啊?也许还可以论一论,到底谁才是当今第一大诗人?其实无论是论到什么问题,这两位唐代文坛的双子星相遇了,那都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当然,历史是没有这么尽如人意的。

  根据学者考证,李白和杜甫一共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天宝三载的夏天,在洛阳;第二次是天宝三载的秋天,在梁宋;第三次则是天宝四载,在东鲁。此后两个人便如同参商二星一样,再也没能相见了。而《春日忆李白》这首诗呢,是写于天宝六载,所以虽然诗人是热切盼望“重与细论文”,但是我们知道这只能是一个跨越千年的梦想了。

  说到这里,真该说说李白和杜甫的关系了,很多人都觉得呀,杜甫对李白情深,李白对杜甫情浅,杜甫给李白写诗现在流传下来的十四五首,篇篇都是佳作呀!而李白写给杜甫的连存疑的都算上也才四首,而且水准一般。有人就讲李白对不起杜甫,是不是呢?是不愿意这么看问题的,为什么呀?

  第一个,李白比杜甫大11岁,杜甫跟李白都不是学弟跟学长的关系,那是后辈跟前辈的关系。就算按照社会常识来讲,也是后辈仰望前辈多一些。那李白自己也一样啊,孟浩然比李白大12岁,所以李白一直奉孟浩然为男神呀!给孟浩然写了很多首深情款款的诗,可是孟浩然呢至少从目前留存的情况看,一首都没有回应。这是第一个原因,但不是最关键的原因。

  最关键的原因是什么呀?是李白和杜甫的性格就不一样啊。李白是什么呀?李白是“仙”啊,是飘在云中的呀,每天除了能够看到神仙,就是能看到自己了。所以他或者思慕神仙,或者张扬个性,对社会对他人,他的体贴程度就会弱一些。可是仔细想一想,我们衷心喜欢的不正是李白这种飞扬的个性和潇洒的情怀吗?

  但是杜甫不一样,杜甫是“圣”啊,圣人也是人,所以他是有普通人的情怀的,但是比普通人还要深沉,还要博大呀!所以我们会觉得杜甫对所有人都是深情款款的,对老妻他写“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对孩子他写“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蹋里裂”,对寒士他写“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我们景仰的,不也正是杜甫的这种深情和博爱吗?这两个人性格如此不同,当然对朋友的态度也不一样了,李白更潇洒一些,杜甫更多情一些。

  第三个,既然都读诗了就别那么斤斤计较,读诗是应该有一颗诗心的,诗心是什么呀?诗心就是一颗赤子之心呀!不算计也不计较,不要说我给朋友买100块钱的礼物,朋友就得回我100块钱的,如果回了我80块钱的,我就是吃亏,咱们就没法做朋友了。诸位如果这样想的话,就不是交朋友了,是谈生意了。所谓真的朋友不就是真诚的喜欢对方的优点,也宽厚的包容对方的缺点吗?普通朋友尚且应该有如此情怀,何况是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呢!

  佚名

  《春日忆李白》[中唐·杜甫·五律]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李白的诗作无人能敌,他的诗思潇洒飘逸,豪放不拘,诗风超群,不同凡俗。

  不群:不平凡,高出于同辈。这句说明上句,思不群故诗无敌。

  清新庾(yǔ)开府,俊逸鲍(bào)参军。

  李白的诗作既有庾信诗作的清新之气,也有鲍照作品那种俊秀飘逸之风。

  庾开府:指庾信。在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司徒、司空),世称庾开府。俊逸:一作“豪迈”。鲍参军:指鲍照。南朝宋时任荆州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

  渭(wèi)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我在渭北独对着春日的树木,而你在江东远望那日暮薄云,天各一方,只能遥相思念。

  渭北:渭水北岸,借指长安(今陕西西安)一带,当时杜甫在此地。江东:指今江苏省南部和浙江省北部一带,当时李白在此地。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什么时候才能一起喝酒,与你慢慢品论文章呢?

  论文:即论诗。六朝以来,通称诗为文。细论文:一作“话斯文”。

  《春日忆李白》,这首诗是唐玄宗天宝五载(746年)或天宝六载(747年)春杜甫居长安怀念李白时所作。

  天宝三载(744年),李白和杜甫在洛阳相遇,二人十分投机,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之后他们一起到宋州,在单父(今山东单县南)以北的汶水上,和诗人高适相逢。后来又一起到大梁城。分手后李白赶往江东,杜甫奔赴长安。李白当时写了一首《梁园吟》(《古风泊客》第七辑《唐诗鉴赏辞典第193首》)。而到达长安后,杜甫写了好几首怀念李白的诗,这首便是其中之一。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李白的诗作无人能敌,他的诗思潇洒飘逸,豪放不拘,诗风超群,不同凡俗。

  也与然:语气助词。不群:不平凡,高出于同辈。

  首联对偶句。即言出李白在当时的诗作地位以及诗作特点。表达了杜甫对于李白的景仰执行和诗作推崇。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李白的诗作既有庾信诗作的清新之气,也有鲍照作品那种俊秀飘逸之风。

  庾开府:庾信,字子山,南北朝诗人。北周时曾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司徒、司空),世称庾开府。他早期的作品绮丽清新。鲍参军:鲍照,字明远,南北朝诗人。刘宋时曾任荆州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擅乐府歌行,风格俊逸豪放。

  颌联对于李白诗作特点的评价。

  不过,我们都知道(其实李白特崇拜谢脁),在《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古风泊客》第七辑《唐诗鉴赏辞典》第228首)中,有句:“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我在渭北独对着春日的树木,而你在江东远望那日暮薄云,天各一方,只能遥相思念。

  渭北:渭水之北。泛指渭水之滨的长安、咸阳一带。时杜甫在这里。江东:指长江下游的江南地区,即今浙江北部和江苏南部。时李白正在这一带漫游。

  颈联对偶。

  既表达了作诗之时杜甫与李白各自所处的地方,更以渭北与江东各自的风貌特征表达了彼此思念的友情。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什么时候才能一起喝酒,与你慢慢品论文章呢?

  论文:即论诗。六朝以来,通称诗为文。

  尾联非常富有思念情感的宣泄之语。

  《春日忆李白》是唐朝大诗人杜甫写的一首五言律诗。此诗抒发了诗人对李白的赞誉和怀念之情,高度评价了李白诗歌的重要地位和突出风格。

  读书分割线

  点击辑期图标,畅游古诗文世界。

  《古风泊客》第一辑《古文观止》

  清朝

  吴楚材、吴调侯编

  天下至文

  入我毂中

  《古风泊客》第二辑《诗经》

  春秋·鲁

  孔丘编

  所谓天籁

  在此一方

  《古风泊客》第三辑《楚辞》

  东汉

  王逸注

  悲莫悲兮

  屈子怀楚

  推荐阅读

  《古风泊客》第四辑《乐府诗集》

  北宋

  郭茂倩编

  千年乐府

  一编尽览

  《古风泊客》第五辑《古诗十九首》

  南朝·梁

  萧统编

  一字千金

  五言冠冕

  《古风泊客》第六辑《汉魏六朝诗选》

  当代

  余冠英编

  质朴苍凉

  风格各异

  《古风泊客》第七辑《唐诗鉴赏辞典》

  当代

  俞平伯等编

  诗家胜境

  气象万千

  《古风泊客》第八辑《宋词鉴赏辞典》

  当代

  夏承焘等编

  词坛盛景

  风华绝代

  敬请期待......

  《古风泊客》第九辑《元曲鉴赏辞典》

  当代

  蒋星煜等编

  宗唐承宋

  风味自成

  敬请期待......

  《唐诗鉴赏辞典》

  《唐诗鉴赏辞典》是国内文艺类鉴赏辞典的发轫制作。它首创的融文学赏析和工具书于一体的编写体例,已成为中国文学鉴赏辞典的固有模式。《唐诗鉴赏辞典》第一版于1983年出版,是文学鉴赏辞典系列的第一部。2013年的新一版《唐诗鉴赏辞典》共收唐代190多位诗人诗作1100余篇,由萧涤非、程千帆、马茂元、周汝昌、周振甫、霍松林等古典文学专家撰写赏析文章。所收唐诗作品面广,各种艺术流派的诗篇兼收并蓄,较全面地展现了唐诗绚丽多彩的艺术风姿。全书约190万字。另配有唐代诗人年表、唐诗书目、诗体诗律等多种附录,是文学爱好者的首选读物。

  作者:李白、杜甫等

  赏析:萧涤非、程千帆、马茂元、周汝昌、周振甫、霍松林等

  编订:俞平伯等

  成书时间:1983年/2013年

  《古风泊客》第七辑《唐诗鉴赏辞典》

  唐诗鉴赏辞典316

  

  

推荐阅读:

日常生活中都有哪些形容霸道、霸气的歇后语呢?

唐诗《咏柳》解读

清平乐・春归何处

938文章数 0评论数
最近文章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