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 » 诗词名句 »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注释本》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注释本》

唐诗三百首 2020-03-21 09:23:47

  罗仲鼎毛治中安仁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注释本

  诗

  唐诗三百首

  世俗儿童就学,即授《千家诗》,取其易于成诵,故流传不废。但其诗随手掇拾,工拙莫辨,且止五七律绝二体,而唐宋人又杂出其间,殊乖体制。因专就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尤要者,每体得数十首,共三百余首,录成一编,为家塾课本,俾童而习之,白首亦莫能废,较《千家诗》不远胜耶?谚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请以是编验之。

  清代之前,儿童学诗多从《千家诗》入手。蘅塘退士孙洙有鉴于当时童蒙就学所用的《千家诗》系“随手掇拾”,故“工拙莫辨”,且不满《千家诗》所录之诗“唐宋人又杂出其间,殊乖体制”,所以下定决心要亲自选编一部更适合儿童学习且能流传不废的唐人诗集以取而代之。孙洙字临西,一字芩西,号蘅塘,晚号退士,清康熙五十年(1711)生于江苏无锡,祖籍安徽休宁。在继室夫人徐兰英的帮助下,他规避了《千家诗》选目的弊病,专择唐诗中脍炙人口、流传广泛的精品力作,分五言古诗、七言古诗、五言律诗、七言律诗、五言绝句、七言绝句等各体,选入七十余位唐代诗人的诗作共三百余首,于乾隆二十九年完成。所选的诗人既有作品丰赡、诗名极盛者,如杜甫、李白等,也有流传作品极少、名不见经传者,如西鄙人、金昌绪等。《唐诗三百首》以科学务实的编法、去粗存菁的选目吸迎了通俗大众的目光,以入选诗歌的朗朗上口、通俗易懂扣动了普通读者的心弦,一经推出即成为儿童最重要、最适宜的诗学启蒙教材,广为流传,“几至家置一编”,至今说到唐诗多半人首先想到的是《唐诗三百首》,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月下独酌①

  李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②。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③。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④。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⑤。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⑥。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⑦。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⑧。

  ①本篇用拟人化的手法,写诗人举杯邀月,伴舞相亲,忘怀人世得失的孤独自适心境。构思新颖,情思旷逸。原诗共四首,这是第一首。②独酌:一个人饮酒。无相亲:没有亲近知己的人。③三人:指诗人自己、月和月下人影。④不解饮:不会喝酒。徒:空,白白地。⑤将:和。及春:趁着大好春光。⑥徘徊:来往走动不离开的意思,表示明月听歌忘情,不肯离开诗人,亦即诗人不愿离开明月。零乱:这里是纷乱跳动的意思,指舞影杂沓随人与人相亲。⑦同交欢:指诗人醒时又歌又舞,与月、影一同交相欢乐。各分散:指诗人醉了,夜已深,歌停舞息,月沉影寂,各自散去。⑧无情:忘情。指月忘其为月,诗人忘其为我,彼此永远结成忘情的好友。相期:相约会。邈(miǎo):远。云汉:天河,银河,指天上。末句说,我与明月约好将来在遥远的天上相会。

  

  词

  宋词三百首

  词学极盛于两宋,读宋人词当于体格、神致间求之,而体格尤重于神致。以浑成之一境为学人必赴之程境。更有进于浑成者,要非可躐而至,此关系学力者也。神致由性灵出,即体格之至美,积发而为清晖芳气而不可掩者也。近世以小慧侧艳为词,致斯道为之不尊。往往涂抹半生,未窥宋贤门径,何论堂奥,未闻有人焉,以神明与古会,而抉择其至精,为来学周行之示也。

  彊村先生尝选《宋词三百首》,为小阮逸馨诵习之资,大要求之体格、神致,以浑成为主旨。夫浑成未遽诣极也,能循涂守辙于三百首之中,必能取精用闳于三百首之外,益神明变化于词外求之,则夫体格、神致间尤有无形之欣合,自然之妙造。即更进于浑成,要亦未为止境。夫无止境之学,可不有以端其始基乎?则彊村兹选,倚声者宜人置一编矣。

  中元甲子燕九日,临桂况周颐⑧。

  “清末四大家”之一朱祖谋选编成的《宋词三百首》可谓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宋词选本。朱祖谋系著名书画家、词人、学者,原名孝感,字藿生、孝臧,号彊村,浙江吴兴人。彊村先生是近代词学大师,工倚声,著述颇丰,除最著名的这部选编作品《宋词三百首》之外,其所著之《蕙词》《蕙风词话》亦系佳作,如《蕙风词话》卷一:“词中求词,不如词外求词。词外求词之道,一曰多读书,二曰仅避俗。”凭借自身深厚的词学功底,朱祖谋在选编《宋词三百首》时,从“为小阮逸馨诵习之资”出发,追求“体格、神致”,“以浑成为主旨”,所选的词家及作品均足堪代表。《宋词三百首》初版于民国甲子年(1924),录词人88家词300首;后唐圭璋笺注本(1934年)删词人6家词28首,另增11首,只存词283首,后又增补2首,共为285首,与“三百首”之题名实不相符。此次出版时,以朱祖谋甲子本为底本,同时以唐圭璋笺注本所补的十一首词作为附录,形成更为完整丰富的“足本”。

  蝶恋花

  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①。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②?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③。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④。

  ①伫:久立。危楼:高楼。②会:理会,理解。③拟:打算。疏狂:放纵,不受拘束。“对酒”句:用曹操《短歌行》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强乐:免强作乐。④衣带渐宽:形容人渐消瘦。伊:她。消得:值得。

  曲

  元曲三百首

  昔吴公子札观周乐,闻大雅,曰“曲而有直体”;颂,则曰“曲而不屈”。前尝假“直”、“不屈”二义,论有元之曲。夫唐诗宋词元曲,自时代言之者,各有其所胜。然诗必雅正,词善达要眇之情,曲则庄谐并陈,包涵恢广。自体制言之,亦各有其专至,不相侔也。惟诗在唐后,一再演变,虽曰未穷,途径之凿辟殆尽。若词随宋亡而亡,形体徒存,不复能别开异境。独曲未造极,世称元曲,顾曲实非元所能尽耳。

  往在南都,中敏有《元曲三百首》之辑,盖踵蘅塘退士之于唐诗、彊村翁之于宋词而为者。时元曲传本,仅有杨朝英二选与天一阁藏《乐府群玉》;诸家别集及《乐府新声》尚未得见,故卷中所录颇不称。或二三首,或十数首,而张可久多至七十二首。选录初毕,殊未自惬。今年,前从闽海还渝城,居北碚山馆,纂全元曲二百二十八卷成,因取中敏旧选,略加删定,去南都始订兹编且十七年矣。而今日之世,为五千年来所未曾睹,凡百旧文,何足状当前情事万一;描影绘声,惟酣畅淋漓、直不屈之曲体其庶几乎!是涵泳无妨元曲之中,而取材必在元曲之外,《元曲三百首》者,聊备体格,供来者之玩索而已。

  与唐诗、宋词一样,元曲也是我国古典文学的瑰宝,是我国古代文人智慧学识的结晶。有别于唐诗、宋词典雅精致、阳春白雪般的高贵,盛于元代的元曲使用了较多的方言口语,更具下里巴人式的亲和力。不同于唐诗、宋词的流传有绪,记载丰富,元曲由于资料散乱、体裁复杂,整理难度大,一直未见较通用的选本。直到20世纪30年代,著名词曲学家、戏曲理论家、敦煌学家任中敏先生始仿照《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的编选体例始辑成我国第一部《元曲三百首》。20世纪40年代,戏曲史研究专家、散曲作家、剧作家、诗人、词曲大师吴梅的高足卢前先生在任中敏选编的《元曲三百首》的基础上略加删定,完成此后通行的版本,交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发行。此次出版在任中敏、卢前版本的基础上略有增删,选择篇目从更方便读者学习、理解的角度出发,并增加了任、卢本未见的宫调,希望能得到读者认可。

  柳营曲·金陵故址

  查德卿

  临故国,认残碑,伤心六朝如逝水。物换星移,城是人非,今古一枰棋①。南柯梦一觉初回,北邙坟三尺荒堆③。四围山护绕,几处树高低。谁,曾赋黍离离④?

  ①枰:棋盘。②北邙(máng)坟:指墓地。邙,北邙山,在洛阳北,东汉及魏的王侯公卿多葬于此地。③黍离:《诗经·王风》篇名,写东周大夫看到故国宗庙宫室尽为禾黍,徘徊感叹而发故国之思。

  

  

推荐阅读:

元旦诗词6首,6种人生情境

蝶恋花,作者或出处:欧阳修

晓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