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宋词精选 » 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传唱度最高的宋词


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传唱度最高的宋词

唐诗三百首2020-01-06 16:29:42

  柳永,宋代词人。字耆卿,原名三变,字景庄,崇安(今属福建)人。景祐元年(1034年)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排行第七,世称柳七或柳屯田。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善为乐章,长于慢词。其词多描绘城市风光与歌妓生活,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词风婉约,词作甚丰,是北宋第一个专力写词的词人。创作慢词独多,发展了铺叙手法,在词史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北宋慢词的兴盛和发展有重要作用。词作流传极广,有“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之说。生平亦有诗作,惜传世不多。有《乐章集》。

  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传唱度最高的宋词

《雨霖铃》(寒蝉凄切)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秋天的冷落凄凉更能衬托情人难以割舍的离情。柳永离开情人,寂寞凄凉,从此后即使有良辰美景,也形同虚设,然而越是有良辰美景,就越发使人念情伤神。

  秋后的蝉叫得是那样地凄凉而急促,面对着长亭,正是傍晚时分,一阵急雨刚停住。在京都城外设帐饯别,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手互相瞧着,满眼泪花,直到最后也无言相对,千言万语都噎在喉间说不出来。想到这回去南方,这一程又一程,千里迢迢,一片烟波,那夜雾沉沉的楚地天空竟是一望无边。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最伤心的是离别,更何况又逢这萧瑟冷落的秋季,这离愁哪能经受得了!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相爱的人不在一起,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能和谁一同欣赏呢?

  评:柳永是宋代流行乐坛的天王级人物。他这首词做到了普通大众和文人雅士两大读者群体的普遍认同。千古名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动人魂魄,韵味无穷。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