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 » 宋词精选 » 《宋词三百首》【忆秦娥】【眼儿媚】【霜天晓角】简析


《宋词三百首》【忆秦娥】【眼儿媚】【霜天晓角】简析

唐诗三百首 2020-03-07 08:25:16

  简析《宋词三百首》第167首范成大的【忆秦娥】

  【忆秦娥】

  范成大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

  东厢月,一天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黯淡灯花结。

  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简析:

  此词写春夜闺思。上片“楼阴缺(指楼阴空缺之处),阑干影卧(由于高楼东厢未被树荫所蔽,因此当月照东厢时,栏干的影子就卧倒地上。厢:厢房)东厢月。”先言室外。诗人很懂得藏与露的辩证法,要写树密楼深,恰恰要用密中之疏,深藏中之微露来表现。月光就透过这一角射进小楼的东厢。“阑干影卧东厢月”是倒装句。东厢月照,使栏杆影卧于楼板,说明月已偏斜。“东厢月,一天(满天)风露,杏花如雪。”楼外风寒露重,杏花如雪,缀满枝头。这是一幅多么静谧、优美、空灵的画面!

  

  下片言室内。“隔烟催漏金虬(qiú:铜龙,造型为龙的铜漏,古代滴水计时之器)咽,罗帏(指闺房)黯淡灯花结(灯芯烧结成花,旧俗以为有喜讯)。”“催漏”是写时不我待的生命意识。龙头滴水,其声断续如咽。如李商隐有“玉壶传点咽铜龙”的描写。“咽”,又暗示着闺中人的凄咽之情。此时,红烛忽然结花,灯光暗淡下来。“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喜从何来?原来罗帏中之人已魂驰江南千里,于片时春梦中和所爱之人相见。岑参《春梦》诗:“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片时”与“天阔”,形成短促的时间与杳远的空间的强烈对比。只有在梦中,才能征服它,超越时空,使心灵的缺失得到暂时的弥补。但是,一觉醒来,依旧灯昏帘垂,天涯香隔。所闻唯有铜龙咽漏,所见唯有淡月疏花!此词用空灵之笔写深浓之情,清疏雅丽,感人至深。

  范成大集中有五首此调词,抒写闺怨,似为组词,此篇为第四首,最精彩。全词无一语直接抒情,完全用画面表现情致,如影视中的空镜头,极含蓄空灵,却又写出时间的流程,暗示出抒情主人公的孤独寂寞。

  简析《宋词三百首》第168首范成大的【眼儿媚】

  【眼儿媚】

  范成大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

  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

  溶溶曳曳,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简析:

  上片写乘舆道中的困乏。“酣酣(指太阳如醉,其色调之深)日脚(穿过云隙下射的日光)紫烟浮,妍暖(晴朗暖和)破轻裘(薄袄,轻暖的皮衣)。”这一句是写初春“乍晴”景色,抓住了主要特征:云彩、地气都显得特别活跃,云脚低垂,地气浮腾;日光也显得强烈了,这天气给人的是暖乎乎的感觉。“困人天色(天气),醉人花气,午梦扶头(扶头酒,指易醉之酒。此处指醉态)。”这天气叫人感到舒服,因而容易使人陶醉,加上暖乎乎的花香沁人心脾,更使人精神恍惚了。暖香与“冷香”对人的刺激确乎不同。“午梦扶头”就是午梦昏昏沉沉的样子。

  下片写“小憩柳塘”。“春慵(yōng:困倦,懒得动懒)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縠hú纹:縠,有皱纹的纱类丝织品,绉纱的细纹比喻水的波纹)愁。”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意脉很细。这个“愁”字的味道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溶溶曳曳(yèyè:春水荡漾的样子。舒缓貌,弛缓之意)”,东风无力(李商隐诗:“东风无力百花残。”),欲皱还休(停)。”“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冯延已),墉水皱了;可你认真去看,又“风静縠纹平”(苏轼)了这是比喻春慵的不可捉摸,恍恍惚惚,浮浮沉沉。这几句都是用比喻写春慵,把难以言状的困乏形容得如此具体、形象,作者的写作技巧真令人叹服。

  这春水形象的本身又给人以美感。春慵,是一种生理现象,也是一种感觉,虽然在前人诗词里经常出现这字眼,但具体描写很少,苏轼(《水龙吟·杨花词》)借杨花写了女子的慵态,但没有这首词写得生动、细腻、充盈。此词用了许多贴切的词语天气给人的困乏感觉,又用了一系列比拟写感觉中的春慵,使人刻画如沐其中;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闻到了醉人的花香,感受到了柳塘小憩的恬美。

  沈际飞评道:“字字软温,着其气息即醉。”(《草堂诗余别集》引)确实不错。如此写生理现象,写感觉,应当说是文学描写的进步。

  简析《宋词三百首》第169首范成大的【霜天晓角】

  【霜天晓角】·梅

  范成大

  晚晴风歇,一夜春威折。

  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胜绝,愁亦绝,此情谁共说?

  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

  简析:

  这首词以“梅”为题,写出了怅惘孤寂的幽愁。上片写景之胜,起首“晚晴风歇,一夜春威(初春的寒威。俗谓“倒春寒”)折。”用一“折”字,益见原来春寒之厉,此刻春暖之和。紧接“晚晴风歇”,展示了一幅用淡墨素彩勾画的绝妙画面。“脉脉(深含感情的样子)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花疏”,点出梅花之开。以“脉脉”加诸“花疏天淡”之上,就使人感到不仅那脉脉含情的梅花,就连安详淡远天空也仿佛在向人致意呢。“天淡”是静态,接“云来去”成为动态,更见“晚晴风歇”后,气清云闲之美。“花疏”与“天淡”相谐,既描写了“天”之“淡”,所以末一句“数枝雪”,又形象地勾画了“梅”之“疏”。如此精心点笔,使景物生动地立于眼前,也就不是泛泛而说了。可见词人缀字的针线是十分细密的;而其妙处在天然浑成,能够运密入疏。

  下片写愁之绝。“胜绝,”是对上阕的概括。景物美极了,而“愁亦绝,此情谁共说?”(这景致真是绝美,人的愁情也无限。空对这如此的美景,我无比寂寞孤单,想倾诉心中的惆怅?)两“绝”重叠,就更突出景物美人更愁这层意思。景物之极美与人之极愁,情景似乎很不相阔。其实这种“不一致”,正是词人匠心独运之所在。“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以景色之优美,反衬人之孤寂,不一致中就有了一致,两个所指相反的“绝”字,在这里却表现了矛盾的统一。至于词中主人公景愈美而愁愈甚的原因,“此情谁共说”。无处诉说,这就衬出了悲愁的深度。结尾“惟有两行低雁,知人倚画楼月。”三句,又通过景物的映衬写出了人之情。雁有两行,反衬人之寂寞孤独;雁行之低,写鸿雁将要归宿,而所怀之人此时仍飘零异乡未归。唯有低飞之雁才能看见春夜倚楼之人。鸿雁可以传书,则此情可以托其诉说者,也只有这两行低雁了。下片所写之景,有雁,有楼,有月,从时间上来说,比上片已经迟了;但是,从境界上来说,与上片淡淡的云,疏疏的梅,恰好构成了一幅完整和谐的画面,与画楼中之人以及其孤寂独处的心情正复融为一体,从而把怀人的感情形象化了。越是写得含蓄委婉,就越使人感到其感情的深沉和执着。以淡景写浓愁,以良宵反衬孤寂无侣的惆怅,运密入疏,寓浓于淡,这种艺术手法是颇耐人寻味的。

  范成大(1126年6月26日—1193年10月1日),字至能,一字幼元,早年自号此山居士,晚号石湖居士。汉族,平江府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南宋名臣、文学家、诗人。绍熙四年(1193年)卒,年六十八,赠五官,后加赠少师、崇国公,谥号文穆,后世遂称其为“范文穆”。

  范成大素有文名,尤工于诗。他从江西派入手,后学习中、晚唐诗,继承白居易、王建、张籍等诗人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终于自成一家。风格平易浅显、清新妩媚。诗题材广泛,以反映农村社会生活内容的作品成就最高。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其作品在南宋末年即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到清初影响更大,有“家剑南而户石湖”的说法。

  

  

20200611091429_95115.jpeg"

推荐阅读:

思母,作者或出处:与恭

赠别,作者或出处:杜牧

菩萨蛮・宝函钿雀金��,作者或出处:温庭筠

最近发表
938文章数 0评论数
最近文章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