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唐诗鉴赏 » 《唐诗鉴赏辞典》第七十三首孟浩然《岁暮归南山》


《唐诗鉴赏辞典》第七十三首孟浩然《岁暮归南山》

唐诗三百首2020-02-29 13:28:35

  《岁暮归南山》【盛唐·孟浩然·五言律诗】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拼音版:

  běi quèxiūshàng shū,nán shān guībìlú。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búcái míng zhǔqì,duōbìng gùrén shū。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bái fācuīnián lǎo,qīng yáng bīsuìchú。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yǒng huái chóu búmèi,sōng yuèyèchuāng xū。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作品介绍]

  《岁暮归南山》是唐代诗人孟浩然的诗作。此诗系诗人归隐之作,诗中发泄了一种怨悱之情。首联两句记事,叙述停止追求仕进,归隐南山;颔联两句说理,抒发怀才不遇的感慨;颈联两句写景,自叹虚度年华,壮志难酬;尾联两句阐发愁寂空虚之情。全诗语言丰富,层层辗转反复,风格悠远深厚,富有韵味。

  [注释]

  ⑴岁暮:年终。南山:唐人诗歌中常以南山代指隐居题。这里指作者家乡的岘山。一说指终南山。

  ⑵北阙:皇宫北面的门楼,汉代尚书奏事和群臣谒见都在北阙,后因用作朝廷的别称。《汉书·高帝纪》注:“尚书奏事,渴见之徒,皆诣北阙。”休上书:停止进奏章。

  ⑶敝庐:称自己破落的家园。

  ⑷不才:不成材,没有才能,作者自谦之词。明主:圣明的国君。

  ⑸多病:一作“卧病”。故人:老朋友。疏:疏远。

  ⑹老:一作“去”。

  ⑺青阳:指春天。逼:催迫。岁除:年终。

  ⑻永怀:悠悠的思怀。愁不寐:因忧愁而睡不着觉。寐:一作“寝”。

  ⑼虚:空寂。一作“堂”。

  [译文]

  不再在朝廷宫门前陈述已见,返归终南山我那破旧的茅屋。

  没有才能才使君主弃我不用,又因多染病痛朋友与我离疏。

  白发渐渐增多催人慢慢老去,岁暮已至新春已经快要临近。

  心怀愁绪万千使人夜不能寐,松影月光映照窗户一片空寂。

岁暮归南山2.jpg

  [作者介绍]

  孟浩然(689~740),唐代诗人。本名浩,字浩然。襄州襄阳人,世称孟襄阳。因他未曾入仕,又被称为孟山人。浩然,少好节义,喜济人患难,工于诗。早年有志用世,在仕途困顿、痛苦失望后,尚能自重,不媚俗世,以隐士终身。曾隐居鹿门山,生了六子。诗与王维并称“王孟”。其诗清淡,长于写景,多反映山水田园和隐逸、行旅等内容,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在艺术上有独特的造诣。著诗二百余首。有《孟浩然集》三卷,今编诗二卷。

  此诗系诗人归隐之作。大约在唐开元十六年(728年),四十岁的孟浩然来长安应进士举落第了,心情很苦闷,他曾“为文三十载,闭门江汉阴”,学得满腹文章,又得到王维、张九龄为之延誉,已经颇有诗名。这次应试失利,使他大为懊丧,他想直接向皇帝上书,又很犹豫。这首诗是在这样心绪极端复杂的情况下写出来的。

  文学赏析

  此诗发泄了一种怨悱之情。起首二句记事,叙述停止追求仕进,归隐南山;三、四句说理,抒发怀才不遇的感慨;五、六句写景,自叹虚度年华,壮志难酬;最后两句阐发愁寂空虚之情。

  落第后的孟浩然有一肚子的牢骚而又不好发作,因而以自怨自艾的形式抒发仕途失意的幽思。这首诗表面上是一连串的自责自怪,骨子里却是层出不尽的怨天尤人;说的是自己一无可取之言,怨的是才不为世用之情。

  字面上说“北阙休上书”,实际上表达的正是“魏阙心常在,金门诏不忘”的情意。只不过这时他才发觉以前的想法太天真了;原以为有了马周“直犯龙颜请恩泽”的先例,唐天子便会代代如此;却才发现:现实是这样令人失望。因而一腔幽愤,从这“北阙休上书”的自艾之言中倾出。明乎此,“南山归敝庐”本非所愿,不得已也。诸般矛盾心绪,一语道出,富有余味。

  三四句具体回述失意的缘由。“不才明主弃”,感情十分复杂,有反语的性质而又不尽是反语。诗人自幼抱负非凡,“执鞭慕夫子,捧檄怀毛公,感激遂弹冠,安能守固穷!”他也自赞“词赋亦颇工”。其志如此,其才如此,不谓“不才”。因此,说“不才”既是谦词,又兼含了有才不被人识、良骥未遇伯乐的感慨。而这个不识“才”的不是别人,正是“明主”。可见,“明”也是“不明”的微词,带有埋怨意味的。此外,“明主”这一谀词,也确实含有谀美的用意,反映他求仕之心尚未灭绝,还希望皇上见用。这一句,写得有怨悱,有自怜,有哀伤,也有恳请,感情相当复杂。而“多病故人疏”比上句更为委婉深致,一波三折;本是怨“故人”不予引荐或引荐不力,而诗人却说是因为自己“多病”而疏远了故人,这是一层;古代,“穷”、“病”相通,借“多病”说“途穷”,自见对世态炎凉之怨,这又是一层;说因“故人疏”而不能使明主明察自己,这又是一层。这三层含义,最后一层才是主旨。

  求仕情切,宦途渺茫,鬓发已白,功名未就,诗人不可能不忧虑焦急。五六句就是这种心境的写照。白发、青阳(春日),本是无情物,缀以“催”“逼”二字,恰切地表现诗人不愿以白衣终老此生而又无可奈何的复杂感情。

  也正是由于诗人陷入了不可排解的苦闷之中,才使他“永怀愁不寐”,写出了思绪萦绕,焦虑难堪之情态。“松月夜窗虚”,更是匠心独运,它把前面的意思放开,却正衬出了怨愤的难解。看似写景,实是抒情:一则补充了上句中的“不寐”,再则情景浑一,余味无穷,那迷蒙空寂的夜景,与内心落寞惆怅的心绪是十分相似的。“虚”字更是语涉双关,把院落的空虚,静夜的空虚,仕途的空虚,心绪的空虚,包容无余。

  这首诗看似语言显豁,实则含蕴丰富。层层辗转表达,句句语涉数意,构成悠远深厚的艺术风格。

  相传,孟浩然曾被王维邀至内署,恰遇玄宗到来,玄宗索诗,孟浩然就读了这首《岁暮归南山》,玄宗听后生气地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弃卿,奈何诬我?”(《唐摭言》卷十一)可见此诗尽管写得含蕴婉曲,玄宗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结果,孟浩然被放还了。封建社会抑制人才的现象,于此可见一斑。

  名家点评

  《新唐书·文艺传下》:(王)维私邀(孟浩然)入内署,俄而玄宗至,浩然匿床下。维以实对,帝喜曰:“朕闻其人而未见也,何惧而匿?”诏浩然出。帝问其诗,浩然再拜,自诵所为,至“不才明主弃”之句,帝曰:“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因放还。

  王之望《上宰相书》:孟浩然在开元中诗名亦高,本无宦情,语亦俨淡。及“北阙”、“南山”之诗,作意为愤躁语,此不出乎情性,而失其音气之和,果终弃工明主。

  刘辰翁《王孟诗评》:刘云:他人有此起,无此结,每见短气。又云:是其最得意之诗,亦其最失意之日,故为明皇诵之。

  方回《瀛奎律髓》:八句皆超绝尘表。

  《唐诗归》:钟云:五字恕(“北阀”句下)。谭云:自言自语妙。钟云:浩然于明皇前诵此二句,自是山人草野气(“不才”一联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周珽曰:三、四二语不朽,识力名言,真投之天地劫火中,亦可历劫不变。

  《增订唐诗摘钞》:结句是寂寥之甚,然只写景,不说寂寥,含蓄有味。

  黄生《唐诗矩》:写景结,隽永。此诗未免怨,然语言尚温厚。卢纶亦有《下第归终南别业》诗,与此相较,便见盛唐人身份。

  徐增《而庵说唐诗》:此作字字真性情,当是浩然极得手之作。

  《唐贤三昧集笺注》:纯是真气贯注。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陈德公曰:三、四婉笔叙质语,意尽而更饶隽韵,此最不易。宋人为之,败矣。诗联风花易构,质语难工,以此。五、六“青阳”二字,对出人意。岁前春与岁后春皆可作也,而岁后春作此更有情。

  《瀛奎律髓汇评》:冯舒:一生失意之诗,千古得意之作。纪昀:三、四亦尽和平,不幸而遇明皇尔。或以为怨怒太甚,不及老杜“官应老病休”句之温厚,则是以成败论人也。结句亦前人所称,意境殊为深妙。然“永怀愁不寐”句尤见缠绵笃挚,得诗人风旨。

岁暮归南山3.jpg

  张谦宜《茧斋诗谈》:绝不怒张,浑成如铁铸。

  《唐诗合选详解》:吴绥眉曰:此种最为清雅,不求工而自合。

  高步瀛《唐宋诗举要》:结句意境深妙。

  这是一首抒发仕途失意苦闷的诗。诗人落第,心怀怨愤,只好退居南山,然不甘寂寞,颇有美人迟暮之感,故写此诗以婉曲之笔触来抒发自己的感慨。首联言“休上书”,正是“身在江海,心居魏阙”的情思。“上书”而不为采纳,能不失望?而“归敝庐”之归,是“放归”,不是自愿,乃迫不得已,能无幽怨?颔联上句之“不才”,是谦辞?是反语?兼而有之。“有才”而不为人识,犹千里马未遇伯乐也。而这个不善识才、用才者,却是“明主”。

  这个“明”既有谀美之意,亦为“不明”之微词。故此句怨中有自怜,哀中有恳请,感情尤为复杂。下句“故人疏”,意在埋怨“故人”援引不力,而托以“多病”也;“病”,苦也,穷也,这里借“多病”言“途穷”,足见世态之炎凉、人情之冷暖也;言“故人疏”,而“当路”之明主未能详察也。故此句更为委婉深致也。颈联将无情之“白发”“青阳”拟人化,“催”“逼”二字,暗言岁月蹉跎,功名难就,将终老布衣,又是多么无奈而愁苦悲痛啊!结联上句“永怀愁不寐”,不正是这愁苦悲痛渗入骨髓么?

  下句以景结情,著一“虚”字,它语涉双关,其表为窗棂之虚,夜空之虚;而实言功名之虚,心绪之虚。此诗委婉含蓄,意蕴丰厚。据诗话所载,孟浩然曾遇玄宗,而说法不一,现取《隐居诗话》之说:“孟浩然入翰苑访王维,适明皇驾至,仓皇伏匿。维不敢隐而奏知。明皇召使进所业,浩然诵‘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明皇曰:‘卿自弃朕,朕未尝弃卿也。’因放归襄阳。”《新唐书》本传也说,当他诵其《岁暮归南山》“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时,玄宗极不高兴地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于是放归。可见孟浩然心在“庙堂”,只是因为他诵诗不合玄宗口味而被弃。

  诗歌篇名,题一作《归终南山》。唐孟浩然作。宋魏泰《临汉隐居诗话》:“孟浩然入翰苑访王维,适明皇驾至,浩然仓黄伏匿,维不敢隐而奏知。明皇曰:‘吾闻此人久矣。’召使进所业,浩然诵:‘北阙休上书,南山归弊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明皇曰:‘我未尝弃卿,卿自不求仕,何诬之甚也?’因命放归襄阳。世传如此,而《摭言》诸书载之尤详。且浩然布衣,阑入宫禁,又犯行在所,而止于放归,明皇宽假之亦至矣,乌在以一‘弃’字而议罪乎?”宋葛立方《韵语阳秋》:“开元、天宝之际,孟浩然诗名籍甚,一游长安,王维倾盖延誉,然官卒不显何哉?或谓维见其胜己,不肯荐于天子,故浩然别维诗云:‘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希。’史载维私邀浩然于苑,而遇明皇,遂伏于床下。明皇见之,使诵其所为诗,至有‘不才明主弃’之句,明皇云:‘卿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因放还。使维诚有见贤之心,当于此时力荐其美,以解明皇之愠,迺尔嘿嘿,或者之论,盖有所自也。厥后虽宠凤林之墓,绘孟亭之像,何所补哉?”清何文焕《历代诗话考索》:“王右丞私邀孟浩然于苑中,明皇微特不之罪,反使诵诗,千载奇逢。至诗句忤旨,乃其命也。葛常之谓右丞不于此时力解明皇之愠,为忌其胜己,故不肯荐。请问‘不才明主弃’句如何解?此等论言,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此浩然不第归来作也。时帝幸王维寓,浩然见帝,帝命赋平日诗,浩然即诵此篇。帝曰:‘卿不求仕,朕何尝弃卿?’遂放还。时不诵《临洞庭》而诵《归终南》,命实为之,浩然亦有不能自主者耶!”今人马茂元、赵昌平《新选唐诗三百首》:“这诗感慨自己遭遇坎坷,向往于隐居生活,而在隐居生活中,又感到年华易逝,事业无成。这种复杂的矛盾心理状态,以咏叹出之,有优游善入,不迫不露之妙。”今人傅经顺说:“以自怨自艾的形式抒发仕途失意的忧思。表面上是一连串的自责自怪,骨子里却是层出不尽的怨天尤人;说的是自己一无可取之处,怨的是才不为世用之情”(《唐诗鉴赏辞典》)。此诗是作者自伤不遇和自悲衰老之作。前半写自己仕途蹭蹬,只好归隐;后半写自己一事无成,白发年老,况值岁暮,更添感慨。怨词而出之以婉曲,层层辗转表达,句句语涉数意,看似显豁,实则丰蕴,具有悠远深厚的艺术风格。

  首联中“北阙休上书”是残酷的现实,诗人美好的盼望可以直接上书皇帝。可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在此情况下道出了“北阁休上书”,正是诗人明白自己希望落空情况下的自艾之言,所以要“南山归敝庐”。

  三四句具体回述失意的缘由。“不才明主弃”有反语又不尽是反语。诗人有大志,亦有“一座嗟伏”的诗才,是无才吗?可见有才不被人识,不识之人便是“明主”,可见“明主”亦不明,另外“明主”确是谀美之词,可见其求仕之心不死。而“多病故人疏”更是一波三折:本是怨“故人”引荐不力,却言是自己“多病”而疏远故人;“穷”、“病”相通,借“多病”说“途穷”而言世态炎凉;因“故人疏”而不使“明主”明察自己。此联有哀伤,有怨情,感情丰富。

  求仕心切,宦途渺茫,鬓发已白,功名未就,诗人怎能不急,此乃五六句写出的诗人的心境。

  最末两句写出诗人思绪萦绕,焦虑难堪之情。“松月夜窗虚”看似写景,实是抒情:补充上句中“不寐”,情景合一,余味无穷。“虚”字更是妙,溶进院落空虚、夜的空寂、仕途的空虚,心绪的空虚。

  这首诗表看言自己才疏智短,本该归隐。实则是诗人以风凉话的形式讲出的怨天尤人之语。句句意思含蕴丰富,层层传达,句句语涉数意,构成悠远浑厚的艺术风格。

  佚名  《岁暮归南山》[盛唐·孟浩然·五律]

  北阙(què)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要再给北面朝廷上书,让我回到南山破旧茅屋。

  北阙:皇宫北面的门楼,汉代尚书奏事和群臣谒见都在北阙,后因用作朝廷的别称。休上书:停止进奏章。敝庐:称自己破落的家园。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我本无才难怪明主见弃,年迈多病朋友也都生疏。

  不才:不成材,没有才能,作者自谦之词。明主:圣明的国君。多病:一作“卧病”。故人:老朋友。疏:疏远。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白发频生催人日渐衰老,阳春来到逼得旧岁逝去。

  老:一作“去”。青阳:指春天。逼:催迫。岁除:年终。

  永怀愁不寐(mèi),松月夜窗虚。

  满怀忧愁辗转难以入睡,月照松林窗外一片空虚。

  永怀:悠悠的思怀。愁不寐:因忧愁而睡不着觉。寐:一作“寝”。虚:空寂。一作“堂”。

  《岁暮归南山》,《河岳英灵集》题作《归故园作》。明活字本题作《归终南山》,恐误,因孟浩然未尝隐于终南山。南山当指岘山,因其在诗人家乡襄阳之南,故云。

岁暮归南山.jpg

  诗人曾于开元十六年(728)赴长安,次年应举落第即还襄阳再赴吴地漫游,诗中抒写落第后的愤懑之情和失意孤寂之感。诗作应作于此时。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要再给北面朝廷上书,让我回到南山破旧茅屋。

  北阙:皇宫北面的门楼,汉代尚书奏事和群臣谒见都在北阙,后因用作朝廷的别称。休上书:停止进奏章。唐时除科举选拔人才外,还有一条路就是自己自我推荐,北阙上书朝廷。诗人去长安之前,苦读近年,对科举还是踌躇满志,尤其在长安还得到了张九龄和王维的欣赏,然而,诗人的闲情逸致诗作文章于朝廷的八股文要求相差太远,从某个角度来说,诗人的落第又是必然的。

  这次落第极大地打击了诗人的自尊和自信心。因此,诗人才说“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下达决心回家乡隐居了。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我本无才难怪明主见弃,年迈多病朋友也都生疏。

  但是,在诗人的一生当中,出仕与出世都是一对矛盾。诗人虽然首联即下定了回家逸隐的决心,然而诗人出仕之心一辈子也没有熄灭。

  诗人对于落第耿耿于怀,一方面怀疑自己“不才”,因为毕竟落第了;然而确确实实诗人得到了张九龄等高官、王维等名家的欣赏相交,于是在自怨自艾当中,诗人只能以“不才明主弃”来自谦,同时也是自己的怨怼之词,既哀叹自己怀才不遇,又愤恨“明主”有眼无珠,不识人才。

  《唐摭言》卷十一载孟浩然至京在王维处,忽遇玄宗来,维奏闻,玄宗命浩然吟所作诗,即吟此诗前四句,玄宗曰:“朕未曾弃人,自是卿不求进,奈何反有此作!”因命放归南山,终身不仕。此事《新唐书》本传亦载。然此事泊客以为纯属附会,不足信也。

  而且,诗人落弟,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多病故人疏”。觉得自己落弟之后,连老友来往的都不多了。这也是诗人“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原因之一把。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白发频生催人日渐衰老,阳春来到逼得旧岁逝去。

  诗人科举,年近四十。眼见科举不第,不免哀叹时光催人老。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满怀忧愁辗转难以入睡,月照松林窗外一片空虚。

  永怀:悠悠的思怀。

  正是对于科举的落第,更由于出仕和出世的矛盾心理,诗人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一个“虚”字写得太好,语涉双关。写了窗户的虚掩,月夜院落的空虚,更写出了仕途的失意空虚、进退维谷心绪的空虚。

  《岁暮归南山》,是一首抒发仕途失意苦闷的诗。诗人抒发了科举落第后出仕与出世的矛盾心情,以及怀才不遇、蹉跎岁月的感慨。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