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元曲精选 » 山西元曲作家如何引领风骚


山西元曲作家如何引领风骚

唐诗三百首2020-02-22 10:16:00

  宋词以后流传在民间的便是“元曲”。众所周知,元代的社会阶层有“八娼九儒十丐”的说法。由于元朝时期,社会比较动荡,有才华的人吃不开,不得已只能归隐,寄情于山水之间,渐渐便催生出一批杰出的文学家,他们主要创作元曲,其中玩得最好的非山西作家莫属。

  从诗歌的角度说,元曲取代了唐诗宋词而成为元代流行最广、成就最高的通俗艺术形式,它的崛起标志着中华文艺史上正统诗歌时代的结束与民间通俗文艺繁荣时代的到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中,山西作家群不仅推波助澜,而且成为时代文坛的引领者。

  ○元曲·山西追溯

  山西作家和作品火爆元曲“朋友圈”

  元曲,和唐诗宋词鼎足并举,成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三座重要的里程碑。在当时元曲的“朋友圈”里,山西作家首领风骚。

  元曲包括杂剧和散曲,杂剧是一种融歌唱、音乐、舞蹈和完整故事情节为一体的舞台艺术,有专家认为元杂剧的成就和影响远远超过散曲。杂剧主要是在金元时期打仗的那些年兴盛起来的,最后至元朝时逐步走向成熟和鼎盛,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白朴、乔吉等是当时那个圈子里大名鼎鼎的腕儿。五位重要代表人物中,除了马致远是大都(北京)人之外,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和乔吉都是地地道道的山西人,占据五分之四的席位。当然,也有关汉卿是外地人的说法,但只是小众的表达。由此可见,元曲中的杂剧主要是由山西作家群引领的。

  散曲也是元曲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包括小令和套数,是在诗词的基础上变化、发展而来的新诗体,可以演唱,也是元代的主要文学艺术成就。那些达官显贵、文艺志士以及民间的知识分子,大部分人喜欢用散曲直抒胸臆。山西作家在散曲上的成就也很大,山西元曲研究学者张斯直在一篇文章里说,1990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元曲鉴赏辞典》是集中反映元代散曲的权威书籍,共收入723首散曲,有名有姓的646首,无名氏的77首。所选的138位作者中,有10位就是山西的,占全部作者的7.3%,这还不包括有争议的关汉卿。所选10位作者的作品95篇,占全部作品的13%,占有名有姓作者作品的15%。若把关汉卿算在内,那么山西作者将占全部作者的8%,所选11位作者的作品将达到131篇,占全部作者的18%,占有名有姓作者的20%,无论是所选作者人数还是作品总数,均居当时全国之冠。

  当宋与金,金与元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时候,山西几乎每次都是兵家必经之地,硝烟弥漫,征尘滚滚。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不光是军事重地,也是社会经济、文化重要的交流场所,许多南来北往的商贾、文人等社会名流常常聚集在此,极大繁荣了山西文化,这也是山西元曲作家和作品不断涌现的原因。有史料记载,南宋期间,也就是金宋元并存时,不少戏曲艺人来到山西演出各种杂剧,现在的万荣、沁县、洪洞、临汾等地,当时都有固定的庙宇戏台、楼亭等建筑,作为杂剧和散曲的表演用地。

  元朝时期,很多文化人受到排斥和打击,不得已归隐山林,只能把满腹的才华和济世救民的思想寄托在创作中。山西作家也是这样,他们社会地位低下,生活贫困交加,元好问、关汉卿、白朴、郑光祖、乔吉等除了用笔作为武器来讨伐时局外,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也许正是这样的人文环境,才催生出元曲艺术成就极高的山西作家群,才有了大量的惊世骇俗、影响当时、传颂后人的元曲作品。

  元曲作品的思想内涵在山西作家的作品中都有体现,比如说归隐的,主推白朴和乔吉;说渴望情感沟通和人身自由的,要看乔吉和郑光祖;说清澈高洁的,元好问、白朴、乔吉、张鸣善等尤为可贵;说对现实进行无情批判的,关汉卿首屈一指;说尚武的,李寿卿、狄君厚和罗贯中是代表。

山西元曲作家

  元曲,以关汉卿、郑光祖、白朴为核心,以乔吉、李寿卿为主帅,加之才华横溢的其他高手,组成了一支卓着的作家群,成为当时文坛晋军崛起的力量。

  不夸张地说,元曲之兴,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山西人,我们必须要点赞!

  ○元曲·山西作家

  元杂剧家之始山西人关汉卿多才多情多愤,是戏曲史上的高产作家

  关汉卿是元杂剧最权威的代表作家之一,元代文学家钟嗣成在编辑金末到元代中期杂剧艺人着作《录鬼簿》中,把关汉卿列为元杂剧家之首;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中称关汉卿“一空倚傍,自铸伟词,而其言曲尽人情,字字本色,故当为元人第一。”然而,对于杂剧之始的关汉卿,他到底是何方人氏,具体生活在什么时代,生平如何,世人却知之不多。

  不过从零散的史料记载看,倒也能基本推测出关汉卿的生平行踪。“关汉卿是金末元初的曲家。从他的【[双调·大德歌】推测知道,大约卒于元成宗初年,活了80多岁。再往前推的话,大约生于金朝末年,当过金朝太医院尹。但由于金元两朝没有设置太医院尹这个职位,有人认为或许是讹传。”山西省社科院《晋阳学刊》副研究员马艳说。

  关汉卿的籍贯在哪里,历史上有三种说法,《元史补遗》《元史类编》《山西通志》等认为是山西解州人,《录鬼簿》说是大都(北京)人,干隆《祁州志》说是祁州(今河北安国)人。不过有学者综合各家之说认为,关汉卿祖籍是山西解州(今山西运城),在祁州定居过,后来到大都从事杂剧事业。他在大都生活的时间最长,这从他作品中记录的地名能判断出来。关汉卿在元朝统一中国后,曾到过淮安、开封、郑州、洛阳等地,后又南下扬州、杭州,之后不知所终。

  由于元代对文人极不重视,关汉卿高才风流,在大都生活的日子里,只好进娱乐场所搞杂剧活动,甚至亲自粉墨登场。他主持玉京书会时,和曲家王和卿、杨显之、费君祥、梁进之等人特别惯,一起探讨杂剧;他可能与戏曲家王实甫有一定关系,据说两人共同完成了《西厢记》杂剧,【中吕·普天乐】《崔张十六事》散曲可以为证。关汉卿另有套曲【南吕·一枝花】《赠朱帘秀》,他与杂剧演员朱帘秀交好,并与朱帘秀弟子赛帘秀、燕山秀,以及侯耍俏、黑狗头,还有尊王和卿为“伯父”的顺时秀等杂剧演员相识。

  关汉卿多才多情多愤,性格孤傲倔强,丝毫不屈服任何社会邪恶势力。马艳深谙关汉卿的作品,“【南吕·一枝花】《不伏老》是对关汉卿一生最真实的写照,他自称是‘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锦阵花营都帅头’,更是个‘蒸不烂、煮不熟、炒不爆、捶不匾,响当当一粒铜豌豆’。他对元代贪官、衙内、权豪势要、花花太岁、泼皮无赖极为愤恨,对平民百姓、书生儒士等极为同情。关汉卿大胆反抗,誓不低头,甚至死不回头,他的作品中有这样的话,‘你道我老也,暂休。占排场风月功名首,更玲珑又剔透。锦阵花营都帅头,曾玩府游州’,‘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哪!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这再现了关汉卿所具有的只有元曲家才独具的浪子风流与斗士精神。

  据统计,关汉卿一辈子创作杂剧66种,流传至今的有18种,是元曲以至整个古代戏曲史上,创作杂剧保存剧作最多的一位戏曲家。代表作有《感天动地窦娥冤》《邓夫人哭存孝》《包待制三勘蝴蝶梦》《关大王单刀会》《赵盼儿风月救风尘》《杜蕊娘智赏金线池》《望江亭中秋切鲙》等。

  关汉卿的成就主要是杂剧,散曲也堪称大家。“创作杂剧的大诗人关汉卿,也便是今所知的第一位伟大的散曲作家。”郑振铎在《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中这样评价。元曲研究专家隋树森在《全元散曲》中收录了218位元曲作家,关汉卿位列第十一,也算一个多产的作家。

  元散曲有四大传统题材,即言情寄恨、写景怀古、叹世隐逸、愤世嫉俗等,关汉卿皆有名篇。他写得较多的散曲是男女情事,约六十首,写得极好,郑振铎说“是雅俗共赏的最好的作品”。而最能体现元曲时代精神的是关汉卿为数不多的几首愤世嫉俗之作,【南吕·一枝花】《不伏老》是元散曲以至整个古代散曲中独具一格的作品,“它是关汉卿自身性格、生活遭遇、人生理想的真实写照,也是一代元曲家不屈不挠斗士精神的形象再现,这在整个元曲中只有少数大家可以达到如此的艺术境界。”马艳说。

  剧曲词皆称一流元曲家中只有这一位——山西人白朴

  白朴祖籍隩州(今山西河曲),后迁到真定(今河北正定县),晚年寄居在金陵(今南京市)。白朴的一生,从中州走到齐鲁,到燕赵,再到江南,不仅成就了杂剧事业的辉煌,他的散曲和词创作也赢得赞誉。剧曲词皆称一流,元曲家中只有这一位——山西人白朴。和关汉卿比起来,白朴留存的资料还算多,起码在元代戏曲史料《录鬼簿》中有最详细的小传。

  说起白朴的一生,马艳滔滔不绝。白朴的老家在隩州(今山西河曲)王家里。金宣宗贞祐二年(1214),蒙古兵把金的都城燕京围了,待兵退后,金宣宗南迁汴京(开封)。第二年,白朴的父亲白华在汴京考中进士,之后一路升迁至枢密院判官,执掌机要事务。金哀宗正大三年(1226),白朴在开封出生。金哀宗天兴二年(1232),蒙古军队围攻开封,白华将家人托付给世交元好问,然后随金哀宗去蔡州。金朝灭亡时,白朴7岁。母亲在战乱中不知所终,白朴与姐姐跟随元好问北渡黄河,先后住在山东聊城等地。4年后,元好问带白朴回到家乡山西秀容(今山西忻州)。秀容与隩州相距很近,这是白朴一生唯一一次踏上故乡的土地,但他没有到过隩州。元太宗九年(1237),元好问送白朴姐弟到真定,与父亲团聚。元好问把白朴当亲生儿子看待,一直精心教导。

  13年后,白朴到了大都,参加了以关汉卿为首的元杂剧作家建立的创作组织——玉京书会。白朴交游很广,达官权贵、文士名流无所不交。36岁时,汉族世侯史天泽曾想举荐白朴为官,却被他再三拒绝。

  白朴喜欢游历,先后到过燕京、保定、亳州、开封、咸阳、江汉、襄阳、岳阳、九江、扬州、苏州、杭州等地,晚年一直生活在金陵,元成宗大德十年(1306)后不久去世。

  白朴着有词集《天籁集》,约两百首,在元明战火中散失。明朝时,白朴的子孙以及爱好白朴词章的历代文士,几次搜寻,几经校订,《天籁集》虽流传下来,却不像原着那么全面,仅有105首词。这些词大多是感叹兴亡、叹世隐逸、酬唱赠答等方面的,记载了白朴的行踪交游,情感心路,人生道路。

  白朴感叹故国情思的作品很多,比如十几首金陵怀古词,道出他曾游历钟山、乌衣巷、周处读书处、天庆观,以及凤凰台、孔贵妃祠、张丽华祠、南唐故宫等,每到一处,都引起白朴对故国的思念。白朴一辈子拒绝给元朝当官,向往山林诗酒。然而,他很难像“希夷高卧”而沉睡不醒,他志在长林丰草,却又红尘不断。白朴写有很多酬唱赠答词作,约30首,在保存下来的《天籁集》中占三分之一。后人对白朴词的评价较高,认为可与金元文冠元好问的词、有元一代之冠的张翥的词相提并论。

  除了词之外,白朴的散曲创作也是一流的。现存的散曲数量在《全元散曲》中排名二十一。白朴的散曲题材比较集中,可分为叹世归隐、写景咏物等几类,几乎曲曲都精湛。

  在他的隐逸曲中,可以看到白朴“诗书丛里且淹留”“今朝有酒今朝醉”“四时风月一闲身”“乐山乐水总相宜”的隐逸避世生活,对社会、对历史有很深的思考。白朴是写景高手,他的【双调·乔木查】《对景》非常着名。白朴是介于文人士大夫与书会才人之间的曲家,与士大夫交游,以词为媒介;与社会底层的人相交,以散曲作桥梁。

  白朴杂剧创作成就很高,《录鬼簿》记录了元代152位杂剧作家,关汉卿列为第一,继而就是白朴。白朴所写17种杂剧,现存3种,即《唐明皇秋叶梧桐雨》《裴少俊墙头马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东墙记》因为模拟痕迹,着作权有争议,不被看重,《墙头马上》与《梧桐雨》都是元曲精品。后人把《梧桐雨》归入元曲四大悲剧、元曲五大历史剧,《墙头马上》归入元曲四大爱情剧。

  宋词以后流传在民间的便是“元曲”。元杂剧与元散曲合称“元曲”,是元代文学中成就最高的部分。由于元朝时期,社会比较动荡,有才华的人吃不开,不得已只能归隐,渐渐便催生出一批杰出的文学家,他们主要创作元曲,其中玩得最好的是山西作家。

  元曲,是元代流行最广、成就最高的通俗艺术形式,并且能够与唐诗宋词鼎立并称,同为“一代文艺瑰宝”,山西作家作为极其重要的一支主力军,一直引领着元代文坛。

  ○元曲·山西追溯

  采访嘉宾:张斯直(山西元曲研究专家)

  山西元曲有自己的时代特征。无论杂剧还是散曲,都含有消极隐退的思想,也有痛斥官场和社会黑暗的思想,还有抒发自己理想和抱负的思想等。

  山西元曲盛极而衰的过程,是我国元曲盛极而衰的一个缩影。

  创作和演出繁荣杂剧

  元前期,作为引领元代杂剧的山西作家不止关汉卿、白朴,像平阳的石君宝、孔文卿、于伯渊,运城的李行甫,大同的吴昌龄等,也都大名鼎鼎。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山西虽有一批全国领军的戏剧家,但还远远不够,正因为有了祭祀、拜庙或者过庙会,村村都要演杂剧,杂剧才得以在山西繁荣壮大。至今,在洪洞县明应王殿壁画上题的“尧都见爱大行散乐忠都秀在此作场”字样、在万荣县孤山风伯雨师庙的元代舞台石柱上,留刻有“元大德五年三月清明,尧都大行散乐人张德好在此作场”的字样、在山西民间流传的“山乡庙会流水板整日不息,村镇戏场梆子腔至晚犹敲”的楹联,都能说明杂剧在山西的演出盛况。

  元后期,山西杂剧也不逊色。从演出上看,规模超过前期;从杂剧创作上看,关汉卿、白朴等作家相继谢世后,又涌现出了乔吉、郑光祖等剧作家,他们同样代表全国的最高水准,还有平阳人狄君厚和张鸣善等人也很着名。

  元末期,全国各地爆发了不同规模的起义。山西,是元军与起义军的混战区,是南方起义军攻取大都的必经之地,同时也是大都的屏障,当山西被起义军冲破的时候,元朝离灭亡也就没几天了。山西杂剧也随之衰落下来。

  作家和“书会”成就散曲

  散曲,从什么年代开始的,历史上无明确记载,初步推断是在金朝末期。开启散曲创作的当首推山西忻州人元好问。很多元曲书籍如《元曲鉴赏辞典》《元曲三百首》等都把他排在首位,而就他全部创作来看,散曲创作是为数最少的,现在只能看到七支散曲,但件件是精品。关汉卿和白朴也是散曲家,两人在元好问散曲创作的基础上都有较大突破。此外,元前期散曲家还有平阳的石君宝、于伯渊,太原的李寿卿,大同的吴昌龄,运城的李行甫等,他们让山西的散曲步入巅峰时期。

  元后期,除乔吉、郑光祖外,太原的刘唐卿、平阳的孔文卿、狄君厚、张鸣善,离石的刘时中等,也都十分着名。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山西散曲的发展除作家个人的创作带动外,还与作家们组织的“楼台书会”有很大关系,这是元散曲发展的载体。“楼台书会”是文人们、艺人们活动交流的场所。郑光祖的杂剧《醉思乡王粲登楼》第三折中,许达自报赖祖宗为他在城中建一座楼台,名曰溪山凤月楼,凡四方官宦,到此无可玩赏,便登此楼饮酒,并论文。从这一细节也可看出元代“楼台书会”的初步情形。至今,晋南、晋东南还有宋元所建舞楼和舞亭的碑记。

  元末,山西散曲衰落下去,和杂剧一样,很大的原因是元末战争。

  ○元曲·山西人物

  采访嘉宾:马艳(山西省社科院《晋阳学刊》副研究员)

  元代中期后,杭州成为杂剧的活动中心。大批北方元曲家纷纷南下,在杭州曲坛,也同时成长起一批有成就的元曲家,平阳人郑光祖便是之一。他的曲作在文坛上很有影响力,杂剧《迷青琐倩女离魂》被列入元曲四大爱情剧,《醉思乡王粲登楼》与马致远的《荐福碑》、宫天挺的《范张鸡黍》,并称为元曲三大文人剧。

  平阳人郑光祖,因杂剧创作“名香天下”

  名气大,正史仅有零星记载

  记载郑光祖生平的史料似乎很少,仅有元代文学家钟嗣成编辑的戏曲史料《录鬼簿》提到过。元明宗至顺元年(1330)《录鬼簿》初稿完成时,郑光祖是“已亡”的人,并说他“字德辉,平阳襄陵人,以儒补杭州路吏,为人方直”。他不随便与人交往,因而有很多人瞧不起他,但时间长了,却发现他很重情意,是其他人比不上的。郑光祖常与歌伎来往接触,是当行的戏剧作家,又精通音律,在剧坛名气很大,所以,钟嗣成说他“名香天下,声振闺阁,伶伦辈称‘郑老先生’,皆知其为德辉也”。郑光祖的晚年在贫病交加中度过,病逝后,火葬在西湖灵芝寺,很多文人去吊唁,都为他作有诗文。

  这样一则简短的记载,说出了郑光祖的籍贯、职官、性格、人望、事业等。郑光祖是平阳襄陵(今临汾襄汾)人。金元时期,平阳的戏曲活动繁荣兴盛。郑光祖到杭州之前,一直生活在这里,很早就受到元杂剧的熏陶。

  17年半才能做个小小九品官郑光祖离开官场,结缘历史剧

  元朝统一南宋后,不少北方人纷纷南下,包括官吏和作家。南方景色宜人,文化发达,加之元灭南宋后,南方的封建经济基本上没受到什么破坏,尤其是杭州,自古繁华,又是南宋旧都,战后用时不久便很快得到恢复,成为文人墨客向往追求的“乐土”。郑光祖在这种趋势下也来到杭州,开始是本着儒士“修齐治平”的理想行事,但后来的发展却出乎意料。由于科举未开,元代遴选官员有太多弊病,他只能选择由吏入仕这条路,即“以儒补杭州路吏”。当时山西平阳是北方的一个儒学中心。郑光祖大约是儒户出身,接受过严格的儒学教育,熟知经史,所以才能以儒补杭州路吏。由吏入仕在元代是文人说的频率很高的一个词儿。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要经三考,历时17年半,才能做个小小的九品官。郑光祖不能忍受长期的“沉抑下僚,志不获展、门第卑微、职位不振”的生活,便毅然离开官场,从此和杂剧结下缘分。最终他只是始于路吏,终于路吏,直至病卒,终未升迁,但仕途失意的他竟由于杂剧的创作“名香天下”,在西子湖畔“占词场”,令“老将服输”。

  郑光祖主要写杂剧。他写过18种,现存8种,分别是《迷青琐倩女离魂》《梅香骗翰林风月》《立成汤伊尹耕莘》《辅成王周公摄政》《钟离春智勇定齐》《虎牢关三战吕布》《醉思乡王粲登楼》《程咬金斧噼老君堂》。其中,爱情剧两种,文人剧一种,其他都是历史剧。无论创作剧目,还是现存杂剧,郑光祖在后期都排第一。在全部元曲家中,也是多产作家,创作剧目次于关汉卿、高文秀、郑廷玉而位列第四,现存杂剧次于关汉卿位列第二。同时,他的《迷青琐倩女离魂》《醉思乡王粲登楼》等都是元杂剧的优秀作品。

  由于元朝不重文治,很多文人的地位卑贱,生活落魄,这样不堪的人生成为他们创作的主题。郑光祖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于是他把不满都写进杂剧,《醉思乡王粲登楼》便是很有影响的作品。

  郑光祖虽然出生在蒙元统治下的北方,但他的民族情结与刚刚经历故国沦亡的杭州百姓是相通的,所以他以元曲为武器,借古喻今,寄托一种历史的反思,对赵宋亡国深表遗憾。

  太原人乔吉是“元曲六大家”之一,他的杂剧和散曲作品首屈一指。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说,元杂剧中心从北方南移杭州后,“除宫天挺、郑光祖、乔吉三家外,殆无足观”。明代文学家、戏曲作家李开先将乔吉与元散曲家张可久相提并论,称为“曲中李杜”。

  太原人乔吉,寄身于江湖中的散曲大家

  作曲像“凤头、猪肚、豹尾”有节奏

  乔吉的生平,史料记载比较散,他大约生于元世祖至元八年(1271)前后,卒于元顺宗至正五年(1345)。《录鬼簿》说他是太原人,后定居杭州,可从他的散曲看,基本没留下在太原生活的痕迹。太原,或许是祖籍,或许他生活的时间并不长。有专家说,乔吉大约在大德(1297-1307)年间或稍晚点,由太原到了湖广一带,他有一支“水仙子”,题为《赠江云》,江云可能是湖广行省乐籍的女子。那时,他20岁左右。此后,他游历过很多地方,比如浙江、福建、江苏、安徽等。游历各地时,乔吉结识了不少名流,其中与辞官隐居的西域回族文学家阿里西瑛相处最好。

  “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乔吉给人的印象仿佛就是这么一个醉饮江湖、无心功名,一心从事文学创作的样子。寄身江湖40年,写了不少佳作,流传下来的散曲约200首。

  他的散曲比杂剧更胜出一筹。他说,作曲要像“凤头、猪肚、豹尾”一样有节奏,具体指“大概起要美丽,中要浩荡,结要响亮。尤贵在首尾贯串,意思清新”。尤其“凤头”即“起要美丽”,更是历代诗词家们极其注意的创作原则。乔吉的散曲无论是起句还是结句,都是用心琢磨出来的,精美佳句俯拾即是。他尤其擅写愤世嫉俗、叹世归隐、写景怀古、言情寄恨等方面的散曲,其中归隐、言情写得最多。游历中,因“美容仪,能词章”,而且风流多情,与青楼很有情缘,有人将他比作宋词中的柳永。

  壮志难酬,陶醉的隐逸之处在青楼

  封建时代,知识分子把命运分为“遇”与“不遇”两种。元代知识分子大多属于后者。乔吉南下杭州,面对西子湖畔荡起的层层涟漪,想到壮志难酬,无比惆怅,然而却感悟出另一番美好。【双调·卖花声】《悟世》说“肝肠百炼炉间铁,富贵三更枕上蝶,功名两字酒中蛇。尖风薄雪,残杯冷炙,掩青灯竹篱茅舍”,看出乔吉终于放弃功名,选择了隐逸人生。并且,他的隐逸生活过得惬意舒服,甚至非常庆幸自己的选择,“飘飘好梦随落花,纷纷世味如嚼蜡”,不如“看一卷《道德经》,说一会渔樵话”,看透官场的黑暗后,乔吉的心态更加平和。

  那么,乔吉最陶醉的隐逸之处在哪里呢?元代“八娼九儒十丐”的地位排序,让文化知识分子难以翻身,只能寄情于山水与市井,乔吉也不例外。但是,在乔吉所处的时代,像乔吉一样不恋功名,具有隐逸思想的知识分子,大部分已不像魏、晋、唐时的隐逸者那样身居山村野壑,而是隐于市井青楼。乔吉写了三十多首赠伎曲,这在他的散曲中超过半数。或写《风情》《私情》《杂情》《题情》《别情》《忆情》《闺情》,或咏《闺丽》《歌姬》《伤春》《春思》《闺思》《春闺怨》《咏柳别意》等,乔吉很怜爱下层歌伎,很同情她们的遭遇。

  乔吉也写杂剧,流传下来的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李太白匹配金钱记》和《玉箫女两世姻缘》,都是以唐朝人物故事为主的婚姻爱情剧。《杜牧之诗酒扬州梦》说的是唐代诗人杜牧与歌伎张好好的婚姻爱情故事,《李太白匹配金钱记》说的是唐代大历十才子之一的韩翊与王府尹之女柳眉儿的爱情波折等,说明乔吉的爱情观念是很严肃认真的。《玉箫女两世姻缘》是乔吉最有成就的一部剧作,也是元杂剧中一部很有影响的优秀作品,对明清戏曲影响深远,尤其是明代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杜丽娘起死回生等情节,都明显受他的影响。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