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唐诗宋词»元曲精选 » 元曲作者酸甜乐府——酸斋贯云石


元曲作者酸甜乐府——酸斋贯云石

唐诗三百首2020-02-23 08:56:13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句话,唐诗宋词元曲,所谓“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虽然元曲相对来说没有唐诗宋词那么大的名气,但是从诗词境界来说,同样魅力非凡,让人回味无穷。

  在元曲作者中,有一个很好玩的组合,叫做“酸甜乐府”。喜欢诗词的朋友都知道,乐府最早是古代音乐机关,后来乐府成为了诗歌的一种体裁,所谓“乐府体”。在元代的时候,乐府也被拿来称唿元曲。

  而在元代,有一个元曲作者叫贯云石,号酸斋。而另外有一个作者叫做徐再思,号甜斋。这两个人合在一起,可不就是“酸甜乐府”了吗?

  这两个人的元曲作品颇有精品之作,千年后依然充满魅力,值得品鉴一番。我是真游泳的猫,一个喜欢诗词的读书人。关注我,一起来欣赏酸甜乐府的魅力。

元曲作者酸甜乐府——酸斋贯云石

  首先来看酸斋贯云石的两首元曲。第1首,《正宫·塞鸿秋》:“战西风遥天几点宾鸿至,感起我南朝千古伤心事。展花笺欲写几句知心事,空教我停霜毫半晌无才思。往常得兴时,一扫无瑕疵。今日个病恹恹刚写下两个相思字。”

  这首元曲从曲子名上就可以看到是秋天感怀之作。贯云石看到了秋天的大雁,于是想起了有关南朝的伤心往事。我们都知道南朝人多愁善感,南朝才子江淹有《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女子想起离别的心上人,自然是满腹委屈,满腹伤心,想要通过信笺来表达离愁别恨,但是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要知道平时这个女子称得上才华敏捷,各种写文写诗都是一挥而就,毫不困难。

  但现在却因为愁绪和伤心,女子下笔之时完全写不出东西来了。到最后,女子病怏怏写下了相思这两个字。这岂止是两个字呢?这完全是相思情啊,令人回味无穷。

  第2首,《清江引·弃微名去来心快哉》:“弃微名去来心快哉,一笑白云外。知音三五人,痛饮何妨碍?醉袍袖舞嫌天地窄。”

  贯云石在这首曲子里抒发了他不慕富贵,追求自在的心态,给人一种陶渊明隐居田园山林的仙味。曲子开头就说要抛弃功名,但不是李白那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傲骨,而更像是看破了人间红尘的山人。

  贯云石说有知己可以交谈,有美酒可以痛饮,那还愁什么呢?就连天地之大,在醉酒的贯云石眼中,也还是很狭窄呢。从这最后一句,就可以看出贯云石的心胸是多么宽广。而他的宽广心胸显然是建立在看破红尘富贵之上,无欲无求,所以才能有这种澄净的感悟。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